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44.chapter 44

44.chapter 44

        第四十四章

        等晚宴结束的时候,盛瑭带着洛宁珂走到盛纪泽夫妇面前。此时不少人都在打招呼准备离开,杨明珊正在和几个朋友聊天。

        “听说这次凑集的善款好像又超过了去年呢,恭喜你了,”旁边一个穿着宝蓝色礼服的夫人,微笑着恭喜道。

        杨明珊立即笑道:“还不是大家的支持。”

        “爸爸,阿姨,”盛瑭过来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准备带着洛宁珂回去。

        而这时有个夫人便指着他说道:“这会你家大公子可是给你长脸了,光是他一个人可是筹了接近千万呢。”

        盛瑭捐了五百万,不过谁都知道,要不是他和对方一直争夺那条钻石项链,只怕最后的价格也不会攀上那么高。今年就算最后压轴的拍卖品,都没有杨明珊捐的那条钻石项链价格高呢。

        杨明珊不好说什么,只笑了下。

        倒是盛纪泽瞪了盛瑭一眼,而盛瑭则是十分抱歉地说:“阿姨,您的那条项链我都没能拍回来,实在是抱歉。”

        “既是捐出去了,那就是做善事,”杨明珊大方地说。

        这边几位夫人也准备离开,说了几句话,便纷纷离开。而只剩下盛纪泽夫妇两的时候,盛纪泽才看着盛瑭,带着薄怒道:“你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就敢那么耍姓韩的,你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

        “我就是怕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这才提醒一番,”盛瑭不在意地笑道。

        盛纪泽摇头,笑了笑:“你啊你……”

        不过他倒也没说什么,段韩修对盛瑭做了什么,他们都一清二楚。盛家之所以能隐忍到现在,无非就是段韩修背后有人,不过花无百日红。盛家在云城经营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到时候究竟鹿死谁手,他们自然有信心。

        盛纪泽夫妇先行离开后,洛宁珂则表示她要去下洗手间。盛瑭点头,替她拿了手包,便乖乖地站在原地等她。

        洛宁珂顺着酒店的提示一路走到洗手间,幸亏今天她穿着的长裙并不拖地,要不然可真是糟糕。

        等她洗手的时候,突然洗手间的门被推开,她从墙壁上的镜子,看见从门口进来的人。

        还真是冤家路窄,居然连这种时候都会撞上秋梓熙。

        洛宁珂虽然脾气不错,但并不代表她是个圣母,特别是对于秋梓熙这样,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说一些模棱两口的话,引导自己的粉丝攻击她和洛绎。

        所以她真的很不喜欢秋梓熙,如果可以,她真的想一辈子都不要再碰见她。

        她洗了洗手,抽出旁边的纸巾,将自己的手擦干净,便准备离开。

        谁知秋梓熙却站在她的身后,挡住她的去路,洛宁珂刚准备从旁边离开,谁知秋梓熙又轻轻移了下脚步,高跟鞋哒哒地声音在地板上响起。

        洛宁珂平静地看了她一眼,倒是秋梓熙见她这样的表情,沉不住气说:“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就是你这幅装清纯,装清高的样子,上学的时候就是这样,这么多年下来还是没变啊。”

        洛宁珂淡淡一笑:“过奖,如果你就是你想对我说的,那现在你可以让开了吧。说实话,我真的觉得和你待在一个地方,不是什么好事。”

        她说的太过平静,脸上连表情都未变,这让原本就心中窝火,但还强壮镇定的秋梓熙忍不住了,只见她咬牙切齿地看着她,怒道:“你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你有资格吗?”

        “装模作样?”洛宁珂笑了下,伸手将披在肩头的长发拨弄到背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装模作样的人一直是你吧,明明和盛瑭什么关系都没有,却在微博说那些话,是想让别人误会你们在一起吗?可事实就是事实,谎言只会被击穿。”

        她轻蔑地笑了下,她瞧不起秋梓熙,因为她为了自己的不可告人的目的,毫无底线和原则地伤害别人。一想到之前幼儿园发生的事情,她就不会原谅秋梓熙。既然做不到原谅,她也只能无视。

        她往前迈了一步,准备离开,虽然这次秋梓熙没有阻止,但是她却在洛宁珂走到她身边时,冷冷开口道:“你以为盛瑭当真会和你结婚吗?”

        这一次洛宁珂是真的笑了,她转头看着秋梓熙,眼神轻蔑又怜悯,“我不知道我和盛瑭之间最后的结果,不过我却知道你们之间的结果,你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都不愿意正眼瞧你一眼,所以他反正不会和你结婚就是。”

        在说最后一句时,洛宁珂轻轻笑了下。虽然这笑声之中并没太多嘲讽的意思,可却戳中了秋梓熙心底最深的痛楚。这么多年来,她所有的守候,所有的等待,在这个女人面前都成了笑话。

        即便她在外人面前再强装坚强,可她最爱的男人,就是不愿意多看她一眼,不愿爱她,甚至连最卑微的施舍都不愿意给她。

        秋梓熙只觉得怒气沸腾,整个人忽地转身,就是挥手准备掌掴旁边的人。

        而洛宁珂则是快速地往后退了一步,秋梓熙的手掌一下子就落了个空。而她则是有片刻呆愣,洛宁珂趁着她呆住的片刻,一下子抓住她的腰身,霍地往下一扯,秋梓熙的低胸晚礼服被她一下子扯地往下掉,而里面原本塞着的垫子,也掉了下来。

        秋梓熙哇地一声大惊,就是往后退,可谁知她的晚礼服太长,原本就是拖到地上,此时被她自己的鞋子踩住,她整个人重心不稳,往后摔倒在地上。

        洛宁珂看着摔在自己的人,一点都不觉得同情。她低头看着地上的人,目光冰冷地说:“秋梓熙,你和我之间的恩怨,你尽管冲我来。但如果你还敢在媒体上乱说话,伤害到我儿子,我会让你得到报应的。你最好牢牢记住我的话,因为我会说到做到。秋梓熙,你得到现在的名利和地位并不容易,我们都知道你姓秋是怎么回事,所以好好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不要再玩火。”

        她说完准备离开,不过刚转身,又想起什么似得,转头对她说:“哦,对了,或许你还是不愿意相信。但是我想亲口告诉你,洛绎确实是盛瑭的儿子。”

        秋梓熙看着她,大口大口地喘气,而在她说完最后一句时,她眼中的光,似乎一下子熄灭了。

        因为在乎所有生气,因为心中还存有那么点希望,所以才会挑衅,可是现在她知道了,自己是彻底地没了希望,这么多年的执念,这么多年的守望,都成了云烟。

        洛宁珂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心地将洗手间的门带上了。

        等她走到盛瑭身边的时候,只听他轻声问:“怎么这么久,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什么,只是一丁点小事而已,”洛宁珂看着他,扬唇一笑。

        盛瑭狐疑,又问了一遍:“真的没事?”

        其实是他自己刚才看见秋梓熙也去了洗手间,生怕两人撞上,宁珂会吃亏。可她看这模样,似乎两人没有遇上。

        “你想问什么?”洛宁珂明知故问地看着他。

        盛瑭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走吧,洛绎刚才给我打电话,小家伙已经在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了。”

        结果等洛宁珂回去的时候,才发现盛珣带着他在客厅玩游戏,两个人正用电视在玩赛车比赛。

        洛宁珂问了好几遍,他都喊着再玩一局,再玩一局。

        盛珣倒是挺喜欢他的,陪着他一轮又一轮地玩着,盛瑭和洛宁珂两人只能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两个玩。

        最后快到十一点,洛宁珂见天色实在是太晚了,说道:“洛绎,妈妈好困啊,你要不要回家,妈妈要走咯。”

        “妈妈不要走,我再玩一会,就再玩一小会,”洛绎趁着游戏空档,转头可怜巴巴地看她。

        洛宁珂可不会轻易被他骗了,她很严肃地说:“妈妈真的要走咯,你可以再来玩啊,明天是星期一了,你该上学的。”

        结果洛绎笑呵呵地看着她说:“爸爸说了,我可以不用去上学。”

        大概是这两天在家玩地太开心,这小家伙也发现了不上学的好处。所以这会不仅没有不开心,反而是得意洋洋的口吻。

        洛宁珂立即转头看着盛瑭,“你什么时候给他开的空头支票?”

        “就在刚才你换衣服的时候,”盛瑭如实回答道。

        洛宁珂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先让他在这个幼儿园,可这几个月读完?”

        “我还是觉得那个幼儿园,他不应该再去,”盛瑭坚持。

        此时游戏又开始了,洛绎见洛宁珂注意力被爸爸吸引住了,赶紧又开始玩起了游戏来。

        洛宁珂这会见他又玩起来,哼了下,干脆靠在沙发上看着他们两人打游戏。还是等了一会,杨明珊下楼见盛珣还领着洛绎玩游戏,立即走过来说道:“盛珣,你怎么还不去睡觉,也让洛绎早点睡,他一个小孩子能和你比?”

        “好了,我知道了,这是最后一局了,”盛珣说道。

        洛绎因为对杨明珊不熟悉,所以不敢造次,乖乖地玩了这局。等结束的时候,杨明珊主动摸了摸他的头,说道:“要是喜欢玩这个游戏,明天还来奶奶家好不好?”

        洛绎一听,忙不迭地点头。

        洛宁珂走过来,赶紧对他说:“好了,和奶奶还有叔叔说再见,咱们也该回家了。”

        洛绎乖巧了说了声奶奶再见后,杨明珊对洛宁珂说道:“要不今晚就住在这里吧?反正盛瑭的房间可以住。”

        洛宁珂不敢接下来,还是旁边的盛瑭开口:“算了,我送他们回去吧。”

        等一家三口上了车,洛宁珂在后面坐了了没多久就睡着了。等到家的时候,又是盛瑭把他抱上楼了。

        “这小家伙这几个月倒是长高了不少,”盛瑭将他放在床上的时候,轻声说道。

        洛宁珂低声笑了下,打趣他:“该不是你抱不动他了吧?”

        “就他,”盛瑭不在意地瞥了她一眼,意有所指地说:“我连你都抱得动,还抱不动他?”

        洛宁珂没说话。

        等过了会,她给洛绎擦了擦身子之后,盛瑭开口:“那,我先走了?”

        他说这话,语速极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但等他说完,对面的洛宁珂还是沉默。等他真的起身时,洛宁珂突然开口:“要不你今晚就住这?”

        盛瑭惊喜地看着她:“你愿意?”

        洛宁珂脸色顿时一红,咬着唇瓣,指着旁边说:“反正旁边的房间,你也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