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45.chapter 45

45.chapter 45

        第四十五章

        洛宁珂把床单换了下,又从自己房间抱了床薄被子过来,这会快到七月份了,天气挺热的。

        “你要洗澡吗?不过这里没你的衣服,对了,我上次帮你买的t恤还在,”洛宁珂这才想起来,又翻开柜子开始找衣服。

        等她找到的时候,回过身,就看见盛瑭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给你,”洛宁珂将衣服扔给他,原本只是想扔到他手上的,结果衣服一下子盖在他头上,将眼睛部分都遮住,只露出一张薄唇,唇色艳丽至极。

        洛宁珂见他伸手要拉头上的衣裳,突然按住他的手,她忍不住笑出声来。她在他的身边坐下,这几天来,她的人生就像是坐上了一趟极速列车,快地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住。

        “盛瑭,”洛宁珂叫了他一声。

        盛瑭低声:“嗯?”

        “你为什么这么迟才回来啊,”她轻声问,语气中并不是责怪,也没有怨言,可就是这样的平静,才是最无奈的表现。

        因为在这里,连责怪都是多余的。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所有受过的罪,所有错过的时光,都是一场玩笑,老天爷亲自和他们开的玩笑。

        “对不起,”盛瑭不知道该解释什么,可最后他能说的,似乎只有对不起这三个字。

        洛宁珂沉默了下,最后还是站了起来,轻声说道:“算了,你早点休息吧。”

        “宁珂,”就在洛宁珂走到门口的时候,盛瑭扯下头上的衣服,快步走了过去。

        他拉住她的手,语气中带着几分示弱和哀求,“能不能,我们能不能放下之前,好好的试一试。”

        “试什么?”洛宁珂转头看他,黑亮的眸子犹如一潭深泉。

        盛瑭不管在谁面前,都从没这样的心虚过,似乎连这样说话,都是一种错误。对于他来说,不管是宁珂还是洛绎,他都欠他们太多。谁都不知道她是如何带着儿子独自生活到现在,一想到这里,他心中的愧疚就无法消散,而这样的愧疚,也不是时间可以轻易弥补的。

        “我们试着在一起,给洛绎一个家,给我们一个未来,”他说的真诚,态度动容。

        洛宁珂抿嘴看着他,半晌才浅浅一笑,“盛瑭,我们都在试着往前走,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是我相信,只要努力,我们肯定能到达一个我们都满意的地方。”

        我们都满意的地方,盛瑭对于她这个似是而非的话,并不理解。在他看来,在一起就是在一起,什么叫做他们都满意的地方。

        “好了,今天太晚了,明天就是周一,我们都得上班呢,”洛宁珂笑了下,便缩回自己的手。

        盛瑭看着她离开,眼中说不出的失望。

        虽然他们之间如今看起来好像很亲密,可是这种亲密之间,却有一种谁都无法更进一步的隔阂。或许从他知道洛绎是他的儿子那一刻,那种隔阂就埋在了他们中间。

        七年的时间,不是随便就能抵挡的。他们之间的感情太过脆弱,就像是薄薄的一张纸,只要风一吹,就能吹断之间的联系。对于他来说,这种单薄让他无力。

        洛宁珂洗漱之后,回了房间,床上的洛绎已经呈大字形在睡觉。小家伙累得够呛,这会睡得呼噜呼噜的。

        她在床上躺了很久,虽然已经关了灯,可还是睁着眼睛看了好久。

        ***

        “妈妈,妈妈,”就在洛宁珂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只感觉到有人在叫自己,还不停地推着她的手臂。

        等她睁开眼睛,这才看见旁边站在床头的洛绎,只见他已经穿好了衣裳,正盯着自己一个劲地喊。

        “妈妈,你终于醒了,”洛绎撅了下嘴巴,似乎在不高兴她居然睡得这么沉。

        她立即坐了起来,拿起床头的闹钟看了眼,还好,只是七点二十而已,她差点以为自己上班要迟到了。她缓了口气,伸手摸了下洛绎的脸蛋,奇怪地问:“你今天怎么醒得这么早?而且连衣服都穿好了?”

        “是爸爸帮我穿得衣服,”洛绎抿嘴笑着说,显然他如今提到盛瑭已经极自然。

        毕竟这是他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爸爸,虽然心里面有一点埋怨他这么多年没有出现。可爸爸真的回来之后,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呢。再加上这几天他在盛家玩得十分愉快,所以心里对盛瑭的那点小隔阂,只怕也已经烟消云散了。

        “洛绎真乖,好了,你先出去,妈妈要换衣服了,”洛宁珂鼓励了下他,哄着他去了客厅。

        等她换了衣服出来,发现洛绎已经乖乖坐在餐桌旁边,他面前摆着牛奶,还有煎蛋。

        “你在哪找到的煎锅?”洛宁珂看着洛绎盘子里,卖相不错的煎蛋,立即吃惊地问道。

        “就是最上面的柜子,不过被东西压着,我找了两次才找到,”盛瑭已经穿着一身干净的衣裳。

        洛宁珂点头,难怪她上次想吃煎饺,结果找了好久,都不记得把煎锅放到哪里了。

        盛瑭见她站在桌子上,盯着洛绎盘子的煎蛋,笑着拍了拍她的后背,“快去洗脸吧,待会还要上班呢。”

        洛宁珂点头,进了洗手间洗漱。等她出来的时候,发现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她笑了下,还是坐了下来。

        “待会爸爸妈妈上学,让陆青叔叔送你去爷爷家好不好?”盛瑭对洛绎说。

        “可以玩游戏吗?”洛绎一听又可以去爷爷家,立即兴奋地问。

        盛瑭点了点头,伸手抽了一张纸巾,给小家伙擦了擦嘴巴,喝牛奶的时候,嘴唇沾了一圈的奶渍。

        “他今天应该去上学吧,”洛宁珂看着盛瑭,有些不同意地说道。

        洛绎小心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转了转头,显然现在游戏对他来说,可比上学的吸引力大多了。毕竟是小孩子,一开始觉得自己不能上学,还委屈地要命,结果现在遇上好玩的东西了,完全就不在伤心上学的事情了。

        “洛绎的户口现在是跟着你的吗?”盛瑭问她。

        洛宁珂点了点头,说实话,当初上户口的时候,还是秋瑾替她找了关系。不过还是交了罚金,只是罚的金额比较少而已。

        “我打算将我名下位于御景园的那套房子转到你名下,这样洛绎也可以跟着转过去,御景园是第三小学的学区房,我之前看了一下,觉得三小还算不错。盛珩和盛珣两个人,都是从这个小学毕业的。”

        洛宁珂自然对学区房不陌生,毕竟洛绎上学之前,她也操心过这件事。可当时操心归操心,最后也还是只能选择家附近的学校。

        结果现在,突然有人要送她一套价值千万的房子,她还真是受宠若惊。

        “盛瑭,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这件事不要这么早地讨论?”她有些无奈地说。

        “这件事我会交给陆青处理的,你别担心。你只要把你和洛绎的证件交给他就行,”盛瑭顺手给洛绎又倒了半杯牛奶。

        洛绎一口气将杯子中的牛奶都喝完,她不知道是自己太过矫情,还是盛瑭太过理所当然,总之他的态度,让她真的很不喜欢,也十分地不满意。

        等她进屋子的时候,拿了自己的手机,就开始给幼儿园的园长打电话。刚才洛绎那欢喜的模样,她不是没看见,这才几天没上学,小孩子的心就已经被玩地散了。盛瑭没教过孩子,如今又只会觉得歉疚孩子,一个劲地宠着他,这样真的是迟早要出事。

        等电话接通了,洛宁珂立即自报家门:“园长,你好,我是洛绎的妈妈。”

        那边的园长大概没想到,她一大清早就打电话过来,立即问她有什么事情。

        “请问洛绎今天可以去上学了吧?”她问道。

        结果园长突然为难地说,“洛绎妈妈,其实你家里的情况,我们也都了解了。”

        洛宁珂不太明白,而园长则是态度诚恳地说:“洛绎妈妈,我觉得以你家现在的情况,你完全可以把洛绎转到更好的私立幼儿园。我想这样才能够更好的保护孩子,我们这样的幼儿园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实在是经不过记者这样的折腾。所以你再考虑考虑。”

        洛宁珂被挂断电话,都还是一脸地震惊。

        等她出去的时候,盛瑭正在给洛绎背上书包。

        盛瑭看着她出来,轻声说道:“是不是那个园长拒绝你了?”

        洛宁珂没有说话,盛瑭才缓缓开口:“其实我之前已经联系过她,关于洛绎转学的事情。”

        “你都没有跟我商量?”洛宁珂没想到他会自作主张到这种程度。

        “我这是为洛绎好,那样的幼儿园,不会让他学到什么的,”盛瑭坚决说道。

        “他从上学开始就在这个学校,他有很多的小朋友都在这里,每个老师都很负责任,”洛宁珂嘲讽地笑了下:“这个世界,并不是你以为就是什么的。”

        洛绎看着他们两个人,也不敢开口说话。

        半晌,盛瑭才说道:“对不起。”

        “如果每一次对不起都有用的话,那这个世界就不会争执和分歧。盛瑭,你以为我们之间是因为分离的这七年吗?不是的,我们之间真正的隔阂,就是我们自己。”

        “因为我们已经不站在一个世界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