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49.chapter 49

49.chapter 49

        第四十九章

        洛宁珂从来没觉得自己有这么热过,光是一个吻,她就觉得自己整个后背都湿透了。而当盛瑭的脸稍稍拉开距离,那一双深邃的眼眸盯着她的时候,她只觉得整张脸都烧地厉害。

        这一刻,似乎有东西在空气之中挥发。她并不是个勇敢的人,可是在这一刻,她却抬眸看向他的眼睛。

        或许从她决定跟着他来香港时,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么多年来,她喜欢的,她错怪的,她痛恨的,她不舍的,都是他。

        “珂珂,”盛瑭柔声唤她的名字。

        而这个名字却是许久没人叫过,这一刻她放佛真的回到了那个纯真的年代,两个人在周末偷偷出去约会。她左顾右盼,生怕撞到同学,而他无所顾忌,在大街上就要牵住她的手。明明可以买两个甜筒,他却非说自己不爱吃,可等她吃的时候,又眼巴巴地看着她,希望一尝那甜蜜的味道。

        洛宁珂吻上他的唇时,那样柔软又润泽的唇瓣,甜蜜地如同蜂蜜,让人尝了第一口便想要一直品尝下去。可偏偏他是男人,一个甜如蜜的男人。

        这样矛盾的触觉,让洛宁珂原本平静的心,慢慢沸腾起来,那样炙热的情绪终于重新来过。所有的理智都在这一刻消失不见。

        她双手捧着他的头,踮着脚尖亲吻他的唇,薄薄的,湿润的,让人无法拒绝的。

        明净的玻璃窗有阳光洒进来,此时的香港正是热闹的时候,明亮,夺目的阳光,却让所有的情绪在这一瞬间迸发到极致。

        那些曾经压抑的,都在这一刻,带着冲破闸口的狂野。

        她的唇如蜻蜓点水般,带着柔软的力度,可这却不是他想要的。再一次他将她压在墙壁之上,她的头紧紧地贴着墙壁,原本蜻蜓点水的吻,变成了深吻。

        她今天穿着一条裙子,当他的手掌贴着大腿往上抚摸的时候,她身体止不住地颤抖。渐渐的那双带着温热湿润的手掌,从她的裙摆下伸了进去。

        她倒抽了一口气,可双唇却被紧紧地裹住。

        “进房间?”就算在这样的时候,他还是低着头看着她,只是他的眼眸也不再是平时的冷静自持,反而是带着压抑不住的狂热和渴望。

        她面颊泛红,呼吸不稳,还没点头,整个人就被带着往后转。从走廊往后走,没过一会就是主卧。此时房间里弥漫着清新的味道,复古厚实的窗帘被拉开,抬眼望去,就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水域。

        她被带着一路往后走,直到整个人仰躺着在床上,而身上的人也随之压了下来。只不过他双手撑着自己的手臂,让两人之间留了一点空隙。

        她看着他的脸颊,额头上带着薄薄的汗珠,原本整齐的头发带着些许凌乱,几缕碎发在额间晃荡。

        他双膝跪在她的身体两侧,当着她的面,将身上的衬衫一颗一颗地解开纽扣,当健硕的胸膛露出时,他将衣裳脱掉霍地甩了出去,炙热的身体贴上来的,烫地让她忍不住颤抖。

        他从她的额头开始亲吻,顺着她的眼睑,她的鼻子,一直到她的唇瓣,而就在两人吻地难舍难分之时,他突然双手抱着她,两个人颠倒了位置。她趴在他的身上,而他则躺在床上。

        等她背后的拉链被拉开时,细腻的皮肤在接触空气的一瞬间,感受到一丝凉薄。很快温热的阳光将她整个包裹住。

        她睁开眼睛,看着他,身下是他坚硬的身体,她的裙子很快就被剥落。

        “帮我脱掉,”他咬着牙,在她耳边说道。

        洛宁珂低头看着他的腰腹,黑色长裤系着黑色皮带,正中间的银色皮带扣,散发着冰冷的光辉。

        她伸手去解,可是半天都没弄开。此时一直躺在床上的人,霍地坐了起来,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一手抚摸着她的背,一手伸到自己的腰间。

        她感觉着两人腰腹之间的那只手,一直在动,不时触碰到她光滑的皮肤。当他一脚踹掉自己的长裤时,也顺手将她半挂在身上连衣裙褪去。

        他的亲吻也从唇瓣顺延而下,顺着的修长的脖颈,一路到胸前的饱满。

        血脉在贲张,汗水渐渐遍布整个身体,是他的,也是她的。

        当他抵着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紧绷起来,脚趾绷紧,整个人一下蜷缩起来。他的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的背部,温柔地安抚着。

        她的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整个人坐在他的腿上,他的手在她的后背来回抚摸。直到一点点地进入,她的声音忍不住漏了点出来,压抑到极致的声音。

        她有些受不住这样的饱涨感,所以整个人一直往上躲,而他似乎看出她的闪避,握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肢,让她无法往上缩,他精壮的腰身往上一顶。

        她一下咬着下唇,脖子后仰,上面细密的汗珠,暴露在阳光之下,她浑身都在轻轻颤抖,直到他的唇落在她的胸口,她才低下头,看着他乌黑的短发。

        她被他撞地上下颠簸,只能紧紧地抱着他的脖颈。最后她手臂实在没有力气,整个人直往后仰,而他顺势将她放在柔软的床榻上。

        窗外的阳光炙热,即便深处闹市之中,可周围悠然安静,远处的水域依旧波光粼粼。

        …………

        周围一片安静,空气里充斥着欢、好味道,洛宁珂长发披散地躺在一边,整个人闭着眼睛,似乎陷入沉睡之中。

        而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她一下被惊地抬起双眸。

        躺在她对面的盛瑭,正盯着她,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他灰色眸子,明亮又安静。

        “妈妈,妈妈,”门口拍门的声音越发地激烈,是洛绎。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盛瑭按住她的手臂,“我去开门。”

        他从衣柜里拿出全新的浴袍,随意地扣上腰间带子,就走过去开了门。站在门口的洛绎,一见门打开,就要往里面冲。可还没进来,就被盛瑭拉住后领子,拽住了他。

        “妈妈,人呢?”他着急地问。

        盛瑭问他:“你不是在睡觉的?”

        “我已经睡完了,”洛绎振振有词地说道。

        盛瑭轻笑了一声,微微弯下身,将他抱了起来,顺手将门关上。洛绎唉了一声,他淡淡说道:“爸爸给你叫下午茶吃。”

        他抱着洛绎到了客厅,便用电话叫了客房服务。等过了会,服务员便推着餐车,将他点的下午茶送了过来。

        盛瑭带着他在阳台上用下午茶,不过他自己没吃东西,只喝了杯咖啡。倒是洛绎手里拿着松饼,还不忘问:“妈妈,人呢。”

        “妈妈累了,”盛瑭翘了翘嘴角,“在睡觉。”

        洛绎一听她在睡觉,这才乖乖地吃自己的点心。等过了会,盛瑭见他吃得挺自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爸爸去看看妈妈醒了没,你自己在这里玩会。”

        洛绎抬起头,嘴角沾着果酱,点了点头。

        盛瑭回来的时候,洛宁珂正裹着被子准备起来。他将门反锁住,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轻声问:“怎么不多睡一会?”

        洛宁珂撇过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和他对视。可偏偏对面的人还不放过她,居然笑了起来,沉沉的笑声回荡在房间之中。

        “洛绎人呢?”洛宁珂实在受不了他的笑声,开口问他。

        “在享用下午茶,”盛瑭将她披散在肩膀上的头发,拨弄到后背,露出纤细精致的锁骨。

        洛宁珂抬头正要问别的,突然盛瑭的脸突然靠近,含住她的唇,辗转反侧。这个吻轻柔甜蜜,不带一丝**。

        “老婆,谢谢你能陪我来这里,”盛瑭抵着她的额头,轻声说。

        洛宁珂在听到这个称呼,心头就像是被淋上滚烫的热水般,激灵地身体都在颤抖。

        她的眼眸迅速地蒙上一层雾水。

        ****

        其实塞巴蒂斯安在香港有房子,只是那间别墅门口,如今有不少记者在守着。所以他们来港之后,直接入住了这间酒店。

        等到了晚上的时候,盛瑭带着洛宁珂以及洛绎,陪着吉拉维芙又在楼下的西餐厅用了晚餐。而晚餐之后,吉拉维芙便让他领着洛宁珂母子两人,去逛逛夜晚的香港。

        洛宁珂没来过,所以倒是有不少地方想去。但她也知道自己过来不是为了游玩的,所以便提议回去。

        倒是吉拉维芙笑着说道:“别担心arthur,这个官司并不是个问题。”

        他们住的地方临近维多利亚港,所以他们连车子都没坐,一路闲逛。洛绎牵着他们的手,走在中间,一会小跑两步,一会要让人拖着走,反正是没一点安静的。

        就连洛宁珂都忍不住教训他,结果旁边一个买冰激凌的,就又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住了。洛宁珂看着路人手里拿着的冰激凌,突然抵了抵盛瑭的手臂,问他:“你想吃那个冰激凌吗?”

        盛瑭有些不明白她这么问的意思,倒是洛宁珂见他一脸懵懂的样子,笑得更加开怀,她说:“你不知道你以前多馋,我们两个人吃冰激凌,你每次自己的吃完,都要吃我的。”

        “那不可能,”盛瑭立即反驳。

        洛宁珂斜眼看他,哼了声,说:“你现在什么都忘了,当然不承认了。”

        盛瑭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蹙着眉,想了半天,还是说:“可我现在不喜欢吃冰激凌。”

        “人的口味会变的,是你的口味变了而已,”洛宁珂看着他,带着微笑。

        盛瑭没敢继续这个话题,虽然他是情有可原的,可每次提起时,还是有一种止不住地心虚。

        倒是洛绎可不知道两个大人的心思,拉着洛绎的手,撒娇问:“妈妈,我可以吃一点点冰激凌吗?”

        “一点点是多少?”洛宁珂低头看他。

        洛绎立即放开盛瑭的手臂,用手指比划了下,强调说:“就是这么一点点。”

        等洛宁珂拿着两个甜筒回来时,洛绎眼巴巴地看着,可谁知她居然把甜筒往盛瑭手里一塞,说道:“你就和洛绎两人吃一个吧。”

        洛绎立即将那小狗一样的眼神,又贴在了盛瑭的身上。

        盛瑭立即要将手里的冰激凌递给洛绎,结果洛宁珂咳了两下,提醒道:“洛绎,你和妈妈说过,只能吃一点点的。”

        于是一路上,洛宁珂自己吃得倒是畅快,而这父子两,一个愁眉苦脸,一个望穿秋水。

        等到了江边,周围都是人,各种语言都有,不过最多的还是让人熟悉的汉语。洛宁珂看着周围一直在拍照的游客,也来了兴致,非要给洛绎拍照。

        她给洛绎拍完照之后,就让盛瑭给他们母子拍照。她半蹲着抱着洛绎,对着镜头笑地开心。就连一向不喜自拍的盛瑭,都被他们笑容的感染,拍了张一家三口的合照。洛宁珂抱着洛绎,靠在盛瑭身边,对着镜头笑得开怀,而背后则是灯火辉煌的维多利亚港。

        他们回去的时候,刚到酒店门口,正好碰见正好出去的塞巴斯蒂安。门口听着一辆超级跑车,他正准备上车,就看见他们一家三口回来,挥手冲着他们打招呼。

        盛瑭见他要出门,便目光一沉,轻声问道:“怎么这么晚还要出去?”

        “现在很晚吗?”塞巴斯蒂安抬手看了眼腕上的手表,露出夸张地表情说道:“现在不过才九点,真正的夜晚都还没开始呢。”

        说着,他冲着洛绎挥了挥手,英俊的脸上带着恶劣地笑:“小家伙,需要我带你去玩吗?”

        他这句话是用中文说的,只是腔调有点怪。洛绎摇了摇头,不过却看着旁边的跑车,显然就算是小男孩,也总是容易被这样的车子吸引。

        塞巴斯蒂安又和洛宁珂打了声招呼,便上车开车了走了。轰隆的声音消失在夜幕之中,盛瑭看着他离开的方向,脸色并不好。

        他们上楼之后,洛宁珂带着洛绎去洗澡,而盛瑭则去了吉拉维芙的房间。

        他敲门的时候,很久没有人回应,他又敲了两次,才有人过来开门。吉拉维芙亲自开的门,而她手里还拿着电话。

        “刚刚我和你外公在打电话,”吉拉维芙声音有些疲倦,伸手按了自己的太阳穴。盛瑭搭着她的肩膀,陪着她到客厅的沙发坐着。

        “洛绎呢?”吉拉维芙似乎也不想让他太过担心,问了句关于洛绎的话题。

        盛瑭扬了下嘴,笑着说道:“在洗澡,待会准备睡觉了。”

        “他妈妈把他教得很好,”吉拉维芙点头,不过她看着盛瑭,面色有些严肃地说:“arthur,你告诉我,是想和她结婚,是因为真的爱她,还只是因为洛绎。”

        “我爱她,”盛瑭连一秒都没有犹豫。

        客厅阳台的窗帘并没有拉上,转头看出去,漆黑的夜幕之下,维多利亚港周围的夜景美仑美轮,璀璨的灯光在点缀在夜色之下,犹如镶嵌在黑色天鹅绒下的宝石。

        他认真地看着吉拉维芙,说道:“我想要娶她,只是因为我爱她。当然我也爱洛绎,他是上天的恩赐。”

        吉拉维芙点了点头,可眼中却没有放松,反而心事重重的模样。她站了起来,走到吧台前,给自己和盛瑭各自倒了一杯红酒。

        “arthur,爱情和婚姻并不是一回事,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吉拉维芙将手中的酒杯递给他,盯着他的眼睛说:“爱情很甜美,可婚姻却是另外一件事。我以前还不相信,可和你父亲离婚之后,我才相信原来两个的背景相差巨大,婚姻总是难以为维续的。”

        盛瑭在听到吉拉维芙提到婚姻时,脸色已经有点不好。其实对于盛纪泽和吉拉维芙的这段婚姻,别看现在好像都已是过眼云烟了。

        可在盛瑭小的时候,两人为了争夺他的抚养权,闹得是不可开交。盛纪泽自觉这是他盛家的长子嫡孙,怎么能跟着别人。而吉拉维芙则是坚决要亲自教养儿子,两人都是天之骄子,从小到大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所以两人谁都不能后退一步,在他们将自己的婚姻争执掉后,就轮到盛瑭这个儿子了。

        只是当时杨明珊已经怀有身孕,那时候吉拉维芙和盛纪泽虽已分居,但两人却没有正式签署离婚协议。

        所以就算杨明珊的肚子已经显怀,吉拉维芙就是不签字离婚,一定要得到盛瑭的抚养权。一边是长子,一边是未出世的儿子,如果不尽快签字离婚的话,次子就极可能沦为私生子。最后盛纪泽无法,只得对外宣传,吉拉维芙身体不好,让儿子在国外陪着她,签字让出了盛瑭的抚养权。

        “盛瑭,我和你父亲当初结婚的时候,也没会想到我们的婚姻会结束的那么狼狈,”她摇了摇头,大概是第一段婚姻结束很难堪,所以这么多年来,吉拉维芙身边男伴不断,却再未走入婚姻殿堂。

        门当户对,这四个字并非只是说说而已。当初为了爱而结婚,可最后也因为爱而分开。

        盛瑭没说话,在他看来,心中认定了就是认定了。

        过了一会,他将杯中的酒饮尽之后,才轻声说:“我真的很爱她,这么多年来,并没有谁能让我心动。或许就是因为,即便我失去了记忆,但内心深处依旧有她的位置吧。”

        吉拉维芙看着他,渐渐笑了起来,她说:“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步我和你父亲的后尘。”

        盛瑭到底是个男人,他没办法像女儿那般体贴,如果是女儿,大概会在这时候,问一句:你还爱爸爸吗?

        就在气氛低落的时候,吉拉维芙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过之后,只在听对面的人说话,而自己则是一言不发。

        等那边的人汇报结束之后,她才说了句:“继续盯着。”

        挂断电话后,她轻哼了声,一手搭在扶手上,优雅说道:“看来这次我带他来,还真是个正确地选择。”

        “塞巴斯蒂安?”盛瑭反问道。

        吉拉维芙点头,她有点心疼,“我不知道他居然会恨你到这种程度,居然可以联络外人谋害你。”

        她边说边摇头,似乎不敢相信。虽说豪门之中,确实有内斗,但是吉拉维芙没想到,自己这个看起来爱玩闹的大男孩弟弟,居然也会学上心狠手辣这一手。

        “所以当初段韩修派人攻击我,也是他的意思?”盛瑭虽然早已经有心底打算,可真的确定时,心里却还是说不上的滋味。

        他和塞巴斯蒂安的年纪相差不大,塞巴斯蒂安只比他大几岁而已。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骑马,一起打冰球,就连打架都是一起的。他和塞巴斯蒂安与其说是外甥和舅舅,却更像是兄弟两人。

        康拉德每个月都飞往世界各地,公务繁忙,所以更多时候,塞巴蒂斯安是被吉拉维芙带大的。所以如今双方你争我夺到这种地步,别说盛瑭心底有触动,吉拉维芙心底更不好受。

        “他受他母亲的影响太大,”吉拉维芙摇头。

        塞巴斯蒂安的母亲是老康拉德的情妇之一,她一直觉得能嫁给康拉德,可康拉德只肯给她女友的身份。所以他母亲一直嫉恨吉拉维芙,认为是她这个做女儿的从中作梗,才让自己无法嫁进康拉德家族。

        “更何况,他私自挪用公司一个亿,居然还想把这盆脏水泼到你身上,”吉拉维芙的脸色变冷,再多的感情也会在时间中磨灭,更何况塞巴斯蒂安这些年来做的事情,让她寒心的,也不止这一件。

        ****

        此时会所之中,秋梓熙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房间里灯光迷离,震天响的音乐轰炸在耳畔之中。而房间里穿着各种性感衣着的女子,正在中间肆意地摇摆。

        坐在中间的两个男人,却很悠闲自得地在喝酒,两人不时地碰碰杯子。

        此时突然有个穿着红色超短裙的女子,双手攀在中间的茶几上,一只脚跪了上来,低到不能再低的领子,此时两团浑圆已经呼之欲出,她双眸盯着对面的两个人,伸出舌尖在红唇上轻轻地转了一圈。

        段韩修没有动,而旁边那个金发男子却突然起身,蹲到桌子的对面,看着那个长发女郎一步一步地爬过来,而她要贴上来的时候,金发男子将手中的酒杯一下对准她的胸口倒了进去,和着冰块的酒水激地她身子一颤。

        只听他哈哈大笑,随后用蹩脚的中文问:“好玩吗?爽快吗?”

        那女子以为他只是开玩笑,还摇着头,一脸媚笑地说好好玩,结果金发男子突然拿起桌子上的洋酒瓶,捏着她的下巴,就把瓶口对准她的嘴巴,一个劲地倒酒进去。

        此时周围还在跳舞的人,都被吓得往后直躲。而那个红裙女子,拼命挣扎,但是怎么都没办法争夺,酒水一个劲地从她的喉管灌进去,呛得她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

        原本秋梓熙还在冷眼旁观,可看到这里,还是忍不住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塞巴斯,够了,别闹出事来。”

        塞巴斯蒂安可没管她,一个劲地还在灌红裙女子的酒,渐渐的女子连挣扎都没那么用力了。

        秋梓熙生怕真的出事,赶紧对还坐着屹然不动的段韩修,说道:“你赶紧过来劝劝他,小心真的闹出人命来。”

        段韩修见她这么激动,原本不打算管的,也只得站了起来,伸手将他拉开,又示意其他几个女人将这个红裙女子拖下去。

        等包厢里只剩下他们三人的时候,段韩修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这么激动做什么,好玩地多得是,何必和个贱女人过不去。”

        塞巴斯蒂安没说话,只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整个人霍地摊开在沙发上。

        秋梓熙坐在他身边,用英文问他:“你怎么了,干嘛突然这样发脾气?”

        她和盛瑭认识这么多年,自然和康拉德家族也熟悉,再加上塞巴斯蒂安和他们年纪相仿,所以从前也时常会约在一起玩,倒也能称得上是密友。

        “emma,我总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的,”塞巴斯蒂安转头看她,他突然坐起来,说道:“公司少了一个亿,不是小数目,到时候真的追究起来,我逃不掉的。”

        “你何必要逃,你只要这一切都推到arthur身上就好了,他现在才是联合中国的总裁,文件是由他签字的,他脱不了干系的,”秋梓熙握着他的手臂,试图让他振作起来。

        塞巴斯蒂安盯着她看了半晌,突然哧哧地笑了起来,他越笑越大声,最后几乎是抱着肚子在大笑。秋梓熙被他莫名其妙的笑声弄得有些恼火,直到他指着她,边笑边说:“女人可真是可怕啊。”

        秋梓熙脸色一下白了,在闪烁的灯光下,冷硬地可怕。

        可塞巴斯蒂安不知道是喝醉,还是故意刺激她,攀着她的肩膀说:“你当初撞了arthur,现在又来陷害他,你到底是爱他,还是恨他啊?”

        哈哈哈,刺耳的笑声在秋梓熙的耳畔久久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