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51.chapter 51

51.chapter 51

        第五十一章

        “据最新报道,正维集团旗下多个夜总会已被警方查封,据消息称,这些夜总会内部不仅有陪酒小姐,暗地里更有毒、品交易。如今正维集团的老板段韩修,正在接受警方的调查,他本人亦被指控涉、黑。”

        客厅的电视开着,新闻频道正在报道。

        而盛瑭站在吧台旁边,虽没看着电视,可是电视上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地清清楚楚。而站在他旁边的张伟明,则是轻笑一声说道:“盛先生,我们已经找到了您公司的前任财务总监,很遗憾的是,他在澳门赌场输了六百万,已经被人扣押了下来。

        这个联合公司的前任财务总监,也就是在他任职期间,公司账面上有了差池。所以他是最直接的证人,之前廉政公署也四处找他,想让他做污点证人。

        不过现在看来,老天爷到底是眷顾他们的,这一次却让盛瑭的人先行找到他。

        张伟明看着盛瑭,低声笑道:“只要这位出面,到时候就会知道这笔账目亏空是发生在你任职之前,那么这件事就和你彻底没了关系。”

        对于盛瑭来说,这一次不仅是摆脱了自己的嫌疑。更重要的是,他的前任就是他的亲舅舅塞巴斯蒂安,这几年来,吉拉维芙和塞巴斯蒂安两人明争暗斗,吉拉维芙乃是老康拉德唯一的婚生女儿,也是康拉德家族最正统的继承人,却也只是和塞巴斯蒂安斗了个旗鼓相当。

        如今只要找出证据,塞巴斯蒂安侵吞公司巨额自尽,这个罪名足可以让他跌落万丈深渊。

        “你在澳门有人脉吗?”盛瑭端起酒杯,在手里摇晃了下。

        张伟明了然地笑了下,轻声说:“只要价格合适,人脉自然是不缺的。”

        “他对我们很重要,你只管去谈,价格方面只要合适,就不是问题,”盛瑭说完,便将酒杯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张伟明点头,便告辞离开。

        等他走后,盛瑭便走过去,将电视机关掉了。洛宁珂今天带着洛绎去海洋馆,两个人中午吃饭的时候,和他打了一通电话,按说这会应该回来了。

        那天塞巴斯蒂安跑到他们房间发疯,盛瑭没客气对准他就是一拳,结果正好被洛绎看见,把孩子吓得不轻。

        所以这几天连带着洛宁珂对他的态度都冷淡了许多,洛宁珂这几天都是在洛绎的房中休息,说是孩子晚上做了噩梦。

        而自知理亏的盛瑭也不敢有异议,所以今天洛宁珂说想要去海洋馆,他立即派人送他们过去了。

        塞巴斯蒂安是因为段韩修的事情,而失去理智的。他一直和段韩修秘密有来往,原以为是他坑了盛瑭,可谁知盛瑭却利用他牵扯住了段韩修,让他把精力都放在香港,却不知内地那边盛纪泽已经动手开始对付他。

        段韩修之所以能这般风生水起,将自己漂白,无非就是找到了靠山。不过如今他那个靠山已经自身难保,所以盛纪泽毫不犹豫地出手对付他。

        当初那个收了黑钱的司机,送去医院抢救未救回来,要不是盛瑭机敏,只怕连他自己都会回不来。所以这笔帐,盛家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了结。

        有些仇恨并不是因为不在意,而是为了等待一个时机。要么就是暗暗隐忍不出手,若是出手的话,就必须一击必中。

        显然这个时机如今已经被等到了。

        塞巴斯蒂安昨日原本买了直飞伦敦的机票,不过到了机场就又被人带了回来。他原本还异常恼火,可谁知给伦敦那边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是没人接。

        自从老康拉德出院之后,他便被留在伦敦郊区的庄园里养病,那里都是吉拉维芙的人,而塞巴斯蒂安的母亲别说是住进去,就是连去探病,还要沾着儿子的光才行。

        而塞巴斯蒂安给自己的母亲打了好几通电话,也无法接通。他这一次来香港,是因为父亲的吩咐,他原本是不想过来的,可是身边的幕僚几次劝诫他,在这种时候,他应该来香港,让联合公司的高管看看他的责任心和能力。

        但他上机之前,却突然改变了航班,以至于他的几个保镖都没办法及时跟过来。等到了这件事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此时他在房间之中,但是却没办法联系外面的人,整层楼里都是盛瑭派来的人。

        “先生,这是您点的下午茶,”客房服务员将他点的下午茶送了过来,不过旁边的黑衣保镖却是眼睛不错地盯着他的举动。

        一直等到服务员出去之后,他都没能和塞巴斯蒂安多说一句话。这也让塞巴斯蒂安的算盘落空,他一时生气,霍地将手中的盘子扔向了墙上。

        保镖站在旁边没敢说话,他站了起来,喘着粗气说:“去,把arthur给我找过来,我要和他谈话,对,我要和他谈判。”

        可他说完之后,两个保镖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是没听懂吗?”他换成中文,深沉地看着两人。

        此时左边的保镖抬头看了下对面的同伴,点了点头,这才恭敬地回道:“先生,请你稍等,我这就是帮您联系。”

        盛瑭到的时候,就看见屋子里的狼藉,地毯上大片的水渍,而奶油则东一处西一团,而沙发上则散落着好几块被砸地变形的蛋糕。

        他对于这样的场景倒是没有惊讶,反而是越发冷静地看着坐在沙发另外一端的塞巴斯蒂安,只见他旁边银质三层点心塔上,已经有大半地点心被他四处乱扔,而此时他正拿着一块蛋糕,一口咬掉了半块后,用指腹抹掉了嘴角的奶油,似笑非笑地看着盛瑭。

        “小舅舅,”盛瑭开口叫他,在他们年少的时候,这样的称呼稀松平常。可等到了大家各自为政后,这样的称呼有些亲密地过分。

        所以塞巴斯蒂安在听到他的称呼之后,脸上挑衅的笑容也有点僵硬,银灰双眸之中更是闪过犹疑。

        盛瑭平静地看着他:“你和姓段的合谋时候,还想过我是你的亲外甥吗?”

        塞巴斯蒂安脸上闪过一丝狼狈,不过片刻之后,他神色恢复,接着将手中的蛋糕一口吞掉。接着他站了起来,两人都是肩宽腿长的人,此时又是差不多的个子,看着对方倒是谁都不示弱。

        “那你想干什么?”他问。

        盛瑭嘴角上扬,露出个讥讽的表情,在他看来,塞巴斯蒂安如今也不过是强撑着罢了。吉拉维芙这次在伦敦早已经布置好了,此时他的母亲正在享受着地中海的骄人阳光,以及男模健壮的身体,只怕一时半会,是不会想到她的儿子正陷入怎样的麻烦之中。

        塞巴斯蒂安的母亲比老康拉德比了整整三十年,若不是因为有塞巴斯蒂安的存在,只怕两人早已经没了关系。不过如今她身边也不缺各色男友,而在之前,就有一个刚在米兰时装周大放异彩的模特,正和她打地火热。

        “小舅舅,你说这话可就生分了,你和段韩修合谋的时候,可是一点没手软,”盛瑭似乎觉得可笑极了,不过两人既是把话说开了,就是再没余地了。

        他挑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看着塞巴斯蒂安说道:“好了,我只有一个条件,只要你答应了,我就是帮你免除牢狱之灾。”

        塞巴斯蒂安看着他,似乎在思考这句话的可行性,半晌之后,他才冷静开口:“什么条件?”

        “退出公司,”盛瑭看着他,开口道。

        “你太过分,”塞巴斯蒂安咬着牙,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双方谈判最忌讳的就是失去理智,但盛瑭的话却已经让他怒火中烧。

        盛瑭淡淡说道:“我只是让你退出公司而已,到时候该分给你的,不会少。”

        塞巴斯蒂安死死地盯着他,而盛瑭还是一片风轻云淡。

        ****

        洛绎从海洋馆回来,手里拽着个海豚气球一路跑,洛宁珂在后面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听。等到了大堂的电梯旁边,小家伙才一头大汗地停下。

        洛宁珂有些不悦地教训他:“妈妈不是说过,不要乱跑的,万一摔着……”

        “妈妈话真多,”洛绎冲着她吐了下舌头,抱怨道。

        洛宁珂一听,登时就乐了,呵,这小家伙居然还嫌弃她话多。她立即反击道:“还不是因为你不听话。”

        “爸爸说,男孩不听话也没关系,”洛绎理直气壮地回她。

        洛宁珂一听他这歪理邪说,登时就笑了。不过她可不知道,什么时候盛瑭教了他这个话,这小东西居然把他爸爸的话当成圣旨了。

        不过想到盛瑭,她突然想起那天洛绎被吓得厉害,躲在她怀里,可怜兮兮地问爸爸到底怎么了。

        其实从塞巴斯蒂安的怒吼之中,她也知道,只怕这一次官司,根本不是她想得那么简单。而盛瑭也并非她想象中的那么无助,他有庞大的律师团队,身后有数不清的人为他出谋划策。他们不会让他有危险,又或者说真正有危险的根本不是他。

        一直以来她不过是偶然从各种新闻之中,偶然一窥所谓的豪门争斗,可如今真的近距离地看到,她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的感觉。

        对于盛瑭和塞巴斯蒂安的恩怨,她不想轻易判断,不过说真的,她心里有点受不了。她不敢想象以后洛绎也要过上这种勾心斗角的生活,就算是最亲的家人,都是要提防的对象。

        洛宁珂忍不住低头看着洛绎,此时她才发现,有些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洛绎和盛瑭相认也并不是父子关系那么简单,洛绎是盛家的长子长孙,如今盛家虽一团和气,可盛纪泽到底有两任太太,双方之间如今还没到争斗的时候,大家自然和和美美的。

        可如果有一天,真的到了那天呢?

        洛宁珂忍不住自嘲了笑了下。

        她突然又开始想念云城了,那是她生活了很多年的地方,有她的朋友,有她生活过的记忆,也有她人生最美好最甜蜜也最痛苦的回忆。

        等她领着洛绎进来时,一进门就看见盛瑭在客厅打电话。

        而洛绎跑过去,一下抱住他的腿,抬头高兴喊:“爸爸,我们回来了。”

        盛瑭摸着他的头发,笑了下,又和对面说了两句,这才挂断。

        “回来了,”盛瑭一把将洛绎抱起来,看着对面的洛宁珂,轻声问:“玩地怎么样?”

        “我们看了海豚表演,妈妈还带我去摸海豚呢,”一说到这个,洛绎激动地手舞足蹈,一个劲地给盛瑭说起今天去海洋馆的经历,还非让洛宁珂把手机拿出来,让他给盛瑭看照片。

        父子两人坐在沙发看东西,洛宁珂想了下,开口问:“廉政公署那边这两天有需要你去吗?”

        “不用了,别担心了,过几天就能结束了,”盛瑭一副胸由成竹的模样。

        洛宁珂点了点头。

        盛瑭见她兴致不高的样子,便安慰她:“等这边结束了,我带你和洛绎去马尔代夫放松下,顺便再回英国一趟,我外公很想见你们的。”

        “塞巴斯蒂安回英国了吗?”洛宁珂问他。

        盛瑭眼睛还盯着洛绎手中的手机屏幕,不在意地说:“他还在香港,过几天他也需要去一趟廉署。”

        “为什么他也要去?”洛宁珂有点奇怪地问。

        此时盛瑭总算是抬起头,他看着洛宁珂,轻声说:“人做错了事情,总该受到惩罚不是?”

        洛宁珂还没来得及笑,对面洛绎手里的手机就响了一起,盛瑭看了眼,是个陌生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