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55.chapter 55

55.chapter 55

        第五十五章

        “洛绎,你回来了。”

        洛宁珂刚带着洛绎到家门,对面的可可正好出来,一看见他们两人,高兴地直叫。洛绎见到可可也是开心不已,毕竟他在香港的时候,都没有小伙伴一块玩。

        两个小朋友相互拉着手,你问我想不想你,我低头害羞回答你。看得旁边的洛宁珂和王阿姨都摇头直笑。

        王阿姨见身后的陆青拿了两个箱子,便赶紧说:“小洛,你们先回去收拾收拾,我带可可去超市一趟。”

        “我不要去超市了,我要和洛绎一起玩,”可可一见到洛绎,连超市都不愿意再去,一个劲地拽着洛绎的手不放开。

        倒是王阿姨笑着哄她:“跟奶奶去超市,待会给你买东西吃。”

        谁知这回真是什么好吃的,都不能诱惑住小姑娘了。洛宁珂见状,立即笑道:“王阿姨,要不你就让可可在这里玩,反正洛绎也好久没见到她了,他们两个小家伙肯定有好多心里话想说呢。”

        王阿姨见她是真不想去,这才点了点头。

        等洛宁珂开了门,陆青便将三个箱子搬了进来。等他把东西放下后    ,这才客气地说:“洛小姐,那我今天先回去了,如果您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洛宁珂见他要走,连忙说:“要不你喝杯水再走?”

        陆青环视了家里,洛宁珂离开足足有三个星期了。此时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尘埃在阳光中跳跃,弥漫着整个房间。

        “洛小姐,需要我找人来帮你收拾一下吗?”陆青很真诚地说。

        洛宁珂转头打量了家里,脸上露出尴尬一笑,“不用,我自己可以整理。”

        “其实您不用和我这么客气,”陆青想了下,还是提醒道。

        在陆青看来,洛宁珂和盛瑭结婚,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所以一旦结婚之后,她就再也不是一个会住在这个不到七十平方小房子的人,更不用亲手打理家里的一切。

        等陆青走后,洛宁珂看了一眼家里周围,又看着两个玩地热火朝天的小朋友,不由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在香港的时候,他们住在酒店里,每天会有保洁人员帮他们打扫房间,也会有准备的人为他们烹饪,东南西北菜,想点那个点那个。如今这么乍然回来,就得收拾整个家,连洛宁珂这么任劳任怨的人,都有那么点难为了。

        “妈妈,我给可可买的礼物,是放在这个箱子里吗?”就在她放空的时候,洛绎已经把箱子放倒在地上,两个小朋友正蹲在箱子旁边。

        她在香港的时候,只要是带洛绎出去,他看见什么好玩的东西,就会念叨一句可可。洛宁珂实在是被他念叨地有些频繁了,便买了好几份礼物。

        这不,才回来,有人就迫不及待地献殷勤了。

        还没等洛宁珂发话,洛绎就已经把箱子打开了。好在他力气小,只能把拉链拉开。洛宁珂立即阻止了他,哄道:“你先和可可去玩别的,妈妈待会再给你找好不好?”

        “不行,我现在就要,”洛绎耿直地说。

        洛宁珂盯着他,立即露出严肃地表情,看地洛绎往后一缩。

        她一向不是特别惯着洛绎,以至于现在洛绎怕她,明显超过怕盛瑭。这会小家伙已经知道,妈妈不好惹,而在爸爸面前,他就什么要求都敢提出来。

        “洛绎,我们不要玩这个,我带你去看我新买的钢琴吧,”可可也是个乖巧的小姑娘,见洛绎妈妈这么严肃,立即提出别的要求。

        谁知洛绎不但没接受她的好意,反而双手抱在胸前,哼了一声,就转过头去了。

        那表情,就好像在和洛宁珂表示,我再也不想和你说话了。

        洛宁珂见他如今脾气见长,正要好好教育她。结果放在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秋瑾打来的。

        “你今晚过来吃饭?”洛宁珂一听她要来吃饭,立即就笑了,又对洛绎招了招手,说:“洛绎,你干妈妈要和你说话呢。”

        在听到秋瑾的名字后,洛绎才不情不愿地走了过来。

        不过他打完电话之后,又将手机交给了洛宁珂,对面的秋瑾有些奇怪地问:“我看洛绎情绪不是很高,他怎么了,被你骂了?”

        “你还真是了解他,”洛宁珂笑了笑。

        秋瑾立即语重心长地说:“我儿子多乖啊,你能不能别一天到晚对他那么严肃。”

        “小孩子本来就该教,要不然没了规矩,到了外面别人就算当面不说,也会觉得他爸爸妈妈没教好的,”洛宁珂倒是不以为然。

        可是说这话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今天在机场的事情。

        而此时她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这就好像明明所有的线索都摆在你的面前,但是你就是看不见。直到当提示乍然出现时,才将所有的一切都串联起来。

        她之前只直到秋梓熙和秋瑾是堂姐妹关系,可看到洛森一家人出现后,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那么洛森就是秋梓熙的姑父。

        天呐,她居然可以这么蠢。

        此时,她开始回想到,当年她和秋瑾两个人相遇的场景。一个是刚进医院的医学生,一个是大着肚子,准备生孩子的单亲妈妈。

        是啊,像她这样遭遇的人,并不少见,为什么秋瑾当初单单就选择帮她呢。

        “宁珂,宁珂,”秋瑾在对面喊了好几声,她才回应。

        “你发什么呆啊,”秋瑾笑着问她,随后她又低声问:“不会是刚回来就想念你家那位了吧?”

        “没有,只是突然想起了一点事情,”如果洛宁珂此时能看见自己的脸,那么她一定会发现,自己的表情并不是十分好,甚至可以说很难看。

        自从洛森之后,不管是他到学校偷偷见她,还是给她塞钱,或是向她示好。她都全部拒绝,她发誓这辈子,不会再接受洛森的任何好意。

        可谁知后来人算总是不如天算,她母亲生病,已经将家中所有的存款花光了。偏偏那时候她又生孩子,孩子生下来之后,因为她在怀孕期间一直忙着照顾她母亲,所以身体很差。

        那时候洛绎在保温箱里住了好些天,家里的钱又要交母亲化疗的费用,又要交洛绎的医疗费。

        她曾经一度想要去求洛森,可被她母亲知道后,只留下一句话,那就是她宁愿死,都不会接受那个人的一点好意。

        后来她打算把孩子送回盛家,如果她养不活这个孩子,那她就该把这个孩子送给能养活的人。

        只是上天早就安排了一切,她所有的选择都没有成立。

        因为她母亲选择了最惨烈的方式,让这个孩子留在了她的身边。

        ****

        洛宁珂把家里打扫了一遍后,就过去了两个小时。就连原本两个精力十足的小家伙,都安静地看着电视。

        “谁想和我去超市的,”洛宁珂冲着两人问。

        可两位小朋友盯着她看了几眼,居然没有一个人说话。而此时洛绎看着她,洛宁珂正要高兴,想着亲儿子果然是亲儿子。

        “妈妈,你挡住电视了。”

        呵呵。

        洛宁珂自己出了门,叮嘱他们两个只需看电视。她很快就回来,不过临出门时,还是和王阿姨交代了一声。

        她骑着电动车,去了离家最近的超市。因为心里惦记着家里的两个孩子,也没敢多买,买了点水果生鲜还有要做的菜,就赶紧回去了。

        等她到家的时候,后背都湿了一圈。这会快到八月了,正是云城最热的时候。

        开门之后,就看见两个小家伙站在客厅的窗口边,正惦着脚尖往外面看。

        “洛绎,妈妈回来了,”她打了一声招呼,就把东西拎到厨房里,把买来的菜放进厨房后,又把水果洗了洗。

        端出来之后,两个小家伙还在盯着窗外看。

        洛宁珂将水果端到桌子上,招呼两人过来吃。可叫了半天,都没人转头。她只能走过去,打算把两个孩子叫过来,谁知她刚走过去。洛绎就对着她做了个嘘地手势,指着外面的一个人,说:“妈妈,那个人好厉害,一直在外面唉。”

        洛宁珂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了过来,果然有个穿着蓝色短袖衫的男人,站在对面的树上。他脚下有不少烟头,此时手中还叼着一根香烟,显然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

        不过她看了也没在意,只是这时候那男人抬头看向她家的窗户,似乎看见窗子前的模糊人影,竟是将手里的烟丢在地上,踩了踩径直离开了。

        他一走,洛绎立即唉了一声,奇怪说:“他怎么又走了?”

        “怎么,他在这里待了很久吗?”洛宁珂低头问洛绎。

        小家伙点了点头,看着她说:“我们看第一集动画片的时候,他就站在这里了。”

        洛宁珂又看了可可,小姑娘也点头,附和说:“洛绎妈妈,他一直站在外面,不热吗?”

        “当然热了,所以他现在不是回家去了,”洛宁珂心里虽然有些隐隐的感觉,不过却也不能确定。

        所以只是让洛绎和可可又回去吃水果了。

        晚上差不多六点多的时候,秋瑾才到。她一进家里,就把洛绎抱起来左右亲了好几口。洛绎一边笑着挣扎下来,一边擦着脸颊。

        她一件桌子上的菜,喊道:“这也太多了,还有别人要来?”

        “当然没有,只有我们三个人,    ”洛宁珂把最后一道菜端出来。

        “你心里果然是有我的,”秋瑾做出感动的模样,肉麻地说。

        洛宁珂瞪了她一眼,而此时跑进房间的洛绎,提着一个袋子出来,冲到秋瑾面前,将袋子举起来,喊道:“干妈妈,这是给你带的礼物。”

        秋瑾低头看了袋子上的logo,当即大吃一惊,喊道:“洛宁珂,你真成豪门少奶奶了。”

        “废话真多,”洛宁珂瞪了她一眼。

        秋瑾接过袋子,拉着洛绎一块看袋子里的东西。等她将包拿在手里的时候,左右翻看了好几眼,感慨道:“我没想到这么贵的包,除了我妈之外,居然是你给我送的。”

        “怎么,不想要,那还我好了,”洛宁珂见她得了便宜还卖乖,当即就假装翻脸。

        不过秋瑾暗叹了一声,说道:“我这不是感慨嘛,这么大年纪了,连个能送东西的男

        这话洛宁珂闭嘴了,想当初她和秋瑾认识的时候,洛绎还只是个刚出生的小婴儿,如今洛绎都能说会笑,能跑会跳了,据她所知,秋瑾确实是连个男朋友都没交过。

        “干妈妈,我以后给你送,”洛绎在旁边听了半天,突然冒出来一句。

        秋瑾这叫一个感慨加感动,又把他抱着亲了好几口。

        吃饭的时候,洛宁珂倒是和秋瑾聊了很多,她在香港的事情。洛绎还手舞足蹈说起了他们去澳门玩的事情,当时是坐着直升机过去的。小家伙不仅不害怕,而且特别兴奋。

        有好几次,洛宁珂想问关于洛森的事情,可是想了半天,又觉得或许秋瑾并不知道洛森和她的关系呢。所以她还是不想破坏她和秋瑾之间的关系,将这个问题抛开。

        所以吃过晚饭之后,秋瑾又在这里待了好久,一直到十点多才回去。

        洛宁珂带着洛绎送她下去,她的车子就停在楼下。等到了楼下旁边的人行道时,洛宁珂就看见一棵树旁,有个黑乎乎的影子,而那忽明忽暗的红光,正在黑夜之中闪烁。

        秋瑾说了几遍,让她们上楼去,洛宁珂都没回答她。

        不得已,她伸手拍了下洛宁珂的肩膀,结果她整个人抖了下。她笑了声,问:“你怎么了?”

        “我现在和你说件事,你别回头,”洛宁珂冷静地说道。

        秋瑾被她这么一说,心里一紧张,但嘴角还是咧了下,轻声问道:“怎么回事?”

        “今天下午有个人在我家楼下站了一个下午,后来被我发现后,他就突然走了,我怀疑现在站在树旁边的那个人也是他,”洛宁珂脸上扬着头,她伸手将洛绎拉到自己身边,双手捂住他的耳朵,生怕小家伙听到会乱喊乱叫。

        秋瑾此时脸上一肃,认真问:“你确定?”

        “我不是很确定,”此时洛宁珂再看过去时,树后的那个人似乎又离开了,只是这一次他走的时候,手里还夹着烟,忽明忽灭地红光在黑暗之中闪闪烁烁。

        “他又走了,”洛宁珂吐了一口气,这会才发现,整个后背都湿透了。

        秋瑾又仔细问了一遍,今天下午的事情,也觉得并不是她疑心病重。她说:“你的事情在新闻上报道地挺广的,现在谁都知道,洛绎是盛家的孙子。他现在可值不少钱。”

        最后这句话,险些让洛宁珂腿软了。

        而洛绎则是一脸天真地看着干妈妈,不明白他值不少钱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把他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