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56.chapter 56

56.chapter 56

        第五十六章

        此时香港酒店之中,依旧一片灯火辉煌。会议室的桌子上铺满了各种文件和资料,塞巴斯蒂安坐在一旁抽闷烟,而盛瑭则是和张伟明在低声交谈。

        两人是用英文交谈的,所以虽然说的声音很轻,但塞巴斯蒂安还是一个字未落地听着。在他和盛瑭达成交易之后,盛瑭对他的官司简直比自己的还上心。

        当然用他的理由就是,他不能让康拉德家族的声誉受打击。塞巴斯蒂安在决策上出现失误,还挪动了公司的一亿美元去对赌期货,结果是输得一塌糊涂。当初他还在的时候,自然能瞒天过海。

        可后来联合中国的业绩每况愈下,公司董事局对他越发地不满意。最后康拉德亲自出面,解除了他的职务。而盛瑭则成为了联合中国的最新负责人。

        也正是在这期间,他发现了香港公司账目上的问题。

        他还没来得及报告公司,就在云城遇袭,若不是洛宁珂救了他,只怕那一次他真的危险了。

        盛瑭一向是唯物主义的信奉者,但此时也不得不感慨命运的神奇。所有的缘分似乎在一早就已经注定了一般。

        等张伟明和他谈完了,一旁的塞巴斯蒂安的烟也快抽完了。他直接将烟头丢在地上,用鞋底踩了踩,猩红地毯上便出现一小片灰色烟灰迹。

        张伟明稍稍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迅速敛去不满的表情,轻笑了下,对旁边的盛瑭说道:“盛先生,那我们先下去吃饭了?”

        “大家辛苦了,再坚持几天。等这次结束了,我安排大家出去玩一趟,”盛瑭回头对会议室的众人说。

        原本正在收拾东西的各人,一听老板要安排去旅游,纷纷欢呼。

        等大家出去用餐,会议室里只剩下塞巴斯蒂安和盛瑭。一直郁郁寡欢的塞巴斯蒂安突然站了起来,走到窗台边,看着窗外的夜景,又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只是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打火机。

        盛瑭看了眼,冷冷地说:“如果你不想到楼下吃饭,就自己叫客房服务。”

        “我什么时候能走?”塞巴斯蒂安沉不住气地问。

        这话说出口,盛瑭倒是笑了。他哼了声,“当初你企图把这个窟窿推给我的时候,就没想过我会做几年牢?”

        被这么乍然指出,饶是塞巴斯蒂安都手上一抖,拿着的烟险些都要掉在地上。他沉默了半晌,“我当时太害怕了。”

        “所以你就让我去当替死鬼?”盛瑭显然不相信他的话,所以如今听他的话,也不过就是当个笑话而已。

        成王败寇,对于手下败将,他还是有些风度的。况且塞巴斯蒂安说到底还是姓康拉德的,他要是真将人往监狱里头送,对外祖就是头一个不好接待。

        所以趁着这次机会,撸掉他身上的职务,让他以后安安分分地当个领信托基金过日子的富家子,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就在盛瑭准备离开时,塞巴斯蒂安终于点起了手中的烟,明灭的烟头在室内敞亮的灯光下,只是微不足道的光点。

        “arthur,”突然塞巴斯蒂安叫了他一声,已经走到门口的盛瑭停住了脚步。

        他正要回头时,一阵突兀的震动声在寂静的房中响起。

        是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洛宁珂简单地收拾了几件衣服,但想了想,她还是不放心。毕竟要是这个人真的是冲着他们来的,那极有可能他背后还有别人。她怕自己这么简单地跟秋瑾走,到时候也会给秋瑾带来麻烦。

        所以她还是给盛瑭打了电话。

        在听完她的话之后,盛瑭半晌都没出声,洛宁珂以为自己这边信号不好,又朝窗口走了两步。

        而此时盛瑭终于开口,他说:“你和秋瑾哪都不要去,我现在就给盛珩打电话,他会去接你们去盛家大宅。”

        “去盛家大宅?”洛宁珂一听,登时有些诧异,她想了下还是说:“我也只是怀疑而已,现在也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吧。”

        她以为自己已经够谨慎的,谁知盛瑭居然比她还要谨慎,二话不说,就要劳动盛珩。所以此时她自己反而不确定。

        “听我的话,”盛瑭霍地回头,此时塞巴斯蒂安依旧站在窗口对着外面抽烟,他沉声说:“这一次段韩修出事,其中就有爸爸的出力,所以我怕他狗急跳墙。”

        洛宁珂没想到还有这一出。

        “这一次是我疏忽了,这种时候,我不该让你们自己回去的,”盛瑭此时一遍说着,心底一边在这怪自己太过掉以轻心。

        之前他让陆青安排洛宁珂去他的公寓住,结果她要住在家里,他也便没有在意。此时才发现,他竟是这样的粗心大意。

        “算了,是我自己在香港待不住,”就算外面再好,可那也不是自己的家。况且现在盛瑭根本没事了,所以她才会想要重新回来。

        只是没想到一回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

        盛瑭又安慰了她一句,便挂断电话。

        此时他没有即刻给盛珩打电话,而是对窗边的人说:“你现在和段韩修还有联系吗?”

        “他不是已经被中国政府控制了?”塞巴斯蒂安没回头,不在意地说道。

        他们的关系本就脆弱,之前段韩修不知道为何要帮他,结果他这边还没出事,反而是段韩修那边比他还先出事。塞巴斯蒂安当初慌了神,就是因为他没想到,段韩修会这么轻易地倒下。

        原以为他在云城能算计到盛瑭,怎么也是一号人物,可谁知不过一个回合,就输地彻底。如今他的公司不仅被全面调查,就连他自己都处于风口浪尖。

        盛瑭见他这模样,又知道他如今不管是通话还是和谁见面,都已经被他控制。所以如果他真的和段韩修联系了,他身边的保镖,早就会禀告他的。

        所以听完答案之后,他自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他在自己的卧室给盛珩打了个电话,只是过了好久,对面才接起电话。刚接通,那边盛珩模糊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我刚刚在洗澡。”

        “你能帮我去接宁珂和洛绎吗?”盛瑭直奔主题说道。

        此时盛珩穿着浴袍,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干净的毛巾擦头发。在听到盛瑭的话时,他擦头发的动作停了下来,问道:“怎么了?”

        晚餐的时候,盛纪泽还提到了洛绎,说是让杨明珊明天多准备些,小家伙喜欢吃的菜,特别是上回来家里时,他特别喜欢喝的那个汤,这次也一定要做。

        结果晚上这会了,盛瑭就给自己打了电话。

        盛瑭将事情简短地说了遍,盛珩还没听完,便回他:“我立刻就去。”

        “谢谢,”听到这句话,盛瑭心里总算有些放心,“帮我向爸爸解释。”

        “我觉得这件事还是由你亲自告诉他比较好,”盛珩笑了下。

        对面的盛瑭也无奈点头,他揉了揉眉心,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笑道:“回来请你喝酒。”

        “原来只有喝酒?”盛珩反问了一句,伴着一声轻笑。

        还没等盛瑭回答,他又说:“不如来场赛马怎么样,一直听说你马术很好?”

        这句话带着些许挑衅,但盛瑭并不反感,而是欣然说道:“可以,到时候你就会知道,这并不是听说。”

        兄弟两人之间的气氛,难得的轻松。一直来,盛珩和盛瑭之间的关系不冷不淡。当然,这并不能怪他们,只是上一辈的恩怨纠葛,难免会影响到他们。之前盛瑭虽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英国,但盛纪泽每年都会专门飞去英国探望他。

        回来之后,也不免会以哥哥的榜样教育下面的两个儿子。盛珣倒是还好,毕竟他比盛瑭小了好几岁,但盛珩却因为和盛瑭年纪相仿,总是被比较。

        就连杨明珊从前都极紧张,每次盛纪泽从英国回来,她都要让盛珩在盛纪泽面前努力表现,不管是学习也好,还是各种兴趣爱好。偏偏盛珩又不是那样的性格,所以母子之间总是会出现偏差。

        倒是今年盛瑭回来之后,大家之间的关系也是不远不近的。

        所以盛珩没想到,在这种时候,盛瑭信任的会是自己。

        等他下楼的时候,杨明珊正好在厨房出来,见他穿戴整齐,似乎要出门,便问道:“这么晚了,这是要去哪儿?”

        “对了,妈妈,大哥的房间能住人吗?”他问道。

        杨明珊一听,惊讶道:“你大哥这会要回来?”

        “不是的,是宁珂和洛绎,我现在要去接他们到家里来住,”盛珩说话间已经走到门口,正要换鞋子,杨明珊快步走了过来。

        她抓着他的手臂,有些奇怪地说:“你先别走,说清楚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只是有点小事而已,宁珂家里不能住,大哥现在又不在云城。所以希望他们母子能住到家里来,这样也方便照顾,”盛珩四两拨千斤地说。

        杨明珊哦了一声,但还是觉得奇怪,她又问:“那他干嘛让你去接?”

        “妈妈,大哥都亲自打了电话,我去接也是应该的,”盛珩温言宽慰了她几句。

        “那你早去早回,”杨明珊见此,也只能让他出去。

        结果盛珩刚换好鞋子,大门便被推开,盛珣原本蹑手蹑脚进来,结果一开门,就看见站在面前的妈妈和哥哥,他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都这么晚了,你们也不用在门口等我吧,怪不好意思的。”

        他身上带着酒味,今天学校里有活动,等结束了,大家又在学校附近的饭店吃饭,结果就喝上了。他还是找了代驾回来的呢,本不想惊动父母的,结果却逮个正着。

        盛珩从他一推门进来,就闻见了他身上的酒味,哼了一声,便出门了。

        而杨明珊则是生气地说道:“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要是被你爸爸撞见了,又该骂你了。    每次被骂就知道讨好我,你自己也争气点。”

        “妈,我二哥都那么争气了,我稍微不争气点,也是可以的嘛,”盛珣说的不在意,说完,还自己嘿嘿笑了起来。

        结果他刚说完,就从楼梯那边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你这是说的什么废话?”

        ****

        这一期的节目是在云城进行的,所以等到深夜结束之后,刘元原本是要派司机送她回去的,但是秋梓熙却坚持自己回去。

        刘元见她这么反常,自然是奇怪。但这位祖宗的脾气一向是说一不二的,所以这会她要自己开车回去,她也不敢多说,将车钥匙递给了她。

        秋梓熙上车之后,刘元站在外面,隔着车窗不放心地说:“要不还是让司机送你,这么玩了,你自己开车挺累的。”

        结果她话刚说完,车子就窜了出去,只留下一片尾气给她。

        节目录制到很晚,所以这会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而秋梓熙的车子则是一路往城郊开,原本街道两旁明亮的路灯,也渐渐变成了一片黑暗。车子渐渐颠簸起来,但是她的车速却没有丝毫减弱。

        她的车子一直开到云城最北边的地方,这里和城区比起来,看起来极衰败。街道两旁到处都是老旧的房屋,而开了一阵子之后,车子终于在某个街道上停了下来。

        她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你在哪儿,我已经到了。”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气得她将电话摔到了一旁的副驾驶。但她还是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并没有立即开走。

        一直到过了快二十分钟,副驾驶那边的车窗传来一阵敲击的声音。她打开车锁,让外面的人上了来。

        “你到底怎么回事,要选在这种鬼地方见面?”秋梓熙不客气地转头说道。

        不过她转过头时,眼中迅速闪过一丝迷惑。此时车里的灯开着,所以她能在转头的一瞬间看清楚段韩修的模样。

        从来都是有条不紊的发丝,此时都是凌乱地搭在头上,脸颊两侧凹陷的厉害,看起来像是好些天没有吃过一顿了。

        这样的段韩修,看起来狼狈又落魄。

        虽然秋梓熙知道这段时间,他的日子并不好过。但如今他的公司也只是正在接受调查,他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你这是怎么了?”她疑惑地问。

        段韩修哼了一声,似乎对于她这样的问题十分不屑,但他还是说道:“有人故意要整我,所以这次我公司的事情,只怕没那么容易解决。”

        秋梓熙不在意地说,说出了一个人名,可谁知段韩修却又说:“他只怕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那你要怎么办?”虽然她和段韩修顶多就是露水情缘,但她也不是那种翻脸不认人的人。

        “你给我两千万,”段韩修警惕地看着车子周围,文思敏捷地说。

        两千万?秋梓熙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个数字。虽说她作为明星每年赚的不少,但她之前毕竟只是个主持人,也就是从今年开始收入大幅度上涨的。

        所以两千万对她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字。

        她冷笑一声:“难不成你嘴皮一动,我就非得给你两千万?”

        “现在我公司名下的资产已经不能动了,而且之前我海外的账户钱都拿出去了,一时间手里头周转不过来,所以这两千万算是你借我的,”段韩修试图说服她。

        但秋梓熙也不是省油的灯,若是以前的段韩修和她说这句话,她倒是还能相信。但如今面前这般狼狈的男人,她是一个字都不愿相信。

        段韩修见她不愿,终于是撕破了脸上的温和,狠辣道:“你别以为自己当初撞盛瑭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你以为那辆车已经被销毁了吗?”

        他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如果你给我两千万,那这件事我可以帮你永久保密。但如果你不给,到时候你的粉丝们,就会知道她们美丽善良的秋姐姐,是一个怎样恶毒的人?”

        秋梓熙面色一瞬间苍白。

        但段韩修还是不放过她一般:“到时候,你不仅要身败名裂,还得负法律责任。只怕我还没进去,你就得去坐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