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62.chapter 62

62.chapter 62

        第六十二章

        “来,盛瑭你先喝点水,”盛瑭领着洛绎回来之后,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看得都让人害怕。盛纪泽让盛珣领着洛绎上楼去玩,小家伙自然什么都不知道,欢欢喜喜地就跟着小叔叔一起上楼去了。

        盛纪泽见盛瑭坐在沙发里,身体一个劲地发抖,便有些生气道:“越是遇到这种大事,就越不应该慌乱,你看看你,像什么话。”

        像是过了许久,盛瑭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一般,“爸爸,宁珂怀孕了。”

        他说完,整个客厅陷入一片死寂,而给他断水的杨明珊也是有些诧异地转头看着盛纪泽。而盛珩坐在沙发的另一边,也不由自主地坐起了身子。陆青一直站在一旁,他看着盛瑭将脸埋在双手之中。

        “对方要两亿,在国内我一时凑不到这么多钱,爸爸,你帮我一次,这笔钱我会立马让人从英国转过来的,”盛瑭说到这里的时候,几乎是带着祈求的口吻。

        在他想到宁珂可能被绑架之后,虽然还能勉强克制住自己。但是现在他真的没办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宁珂怀着洛绎的时候,他就没能陪伴在她的身边。可如今她再次怀孕,自己却让她经历这样的折磨。

        就算冷静如盛瑭,此时都免不得开始责怪自己。或许他给宁珂带来的伤害总是多过快乐,痛苦总是夺过美好。

        他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前,干涩地厉害。

        此时门口的铃声突然响起,杨明珊赶紧走过去开门。而一打开门,就看见盛纪泽的助理站在门口,而他身后则跟着几个陌生人,她有些诧异地看着后面的几个人。助理立即压低声音解释:“夫人,这几位是市局刑警队的警察同志。”

        “哦,哦,请进,请进,”杨明珊一听是警察,便赶紧让他们进来。

        待他们进门之后,盛纪泽立即起身,而为首年纪最大的人,也伸出手说道:“盛先生,你好,我是刑警队的队长严森。”

        “严队长,你好,你好,”盛纪泽听罢,握住他的手,立即说道:“这次真的要恳请你们的帮助了。”

        “您说的哪里话,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严森简单地介绍了身后的几个人,都是刑警队的职员。

        他表示除了自己之外,市局领导也知道了这件事,并表示了极高的关注,到时候很多部门都会配合行动,他们也一定会抓住犯人的。

        “我只想保证我太太的安全,”盛瑭突然站了起来,此时他已经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整个人虽然看起来依旧消沉,却比方才好了不少。

        严森见他突然说话,先是愣了下,随后立即便明白道:“所以这次被绑架的人质,是你的太太。”

        “严队,这是我的大儿子盛瑭,这次被绑架的是他的未婚妻,”盛纪泽见盛瑭的模样,开口说道。

        盛纪泽又请众人坐下,而此时旁边的技术人员上来,让盛瑭把他的手机拿出来。见盛瑭似乎有些顾虑,严森立即解释道:“我们会在您的手机上安装一个追踪器,这样绑匪再次打电话过来,我们就可以跟踪他的方位。”

        严森又立即问了关于绑架案的细节问题:“请问绑匪打电话过来,和你说了什么?”

        “他告诉我,宁珂在他手上,要求我交钱赎人,”盛瑭抿嘴。

        “绑匪要求多少金额呢?”严森又问。

        此时技术人员已经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工具,盛瑭看着他们的动作,一时有些失神,等回过头之后,他又说:“两个亿。”

        一听到这个金额,别说严森有些诧异,就连旁边的几个警察都不由对视了几眼。他们都是刑警队的,所以每年跟的都是大案要案,像这种绑架案也跟过了不知多少起,可赎金千万的不少,但是这样一口价就叫到两个亿的,还真是头一回见。虽然之前知道盛家有钱,可没想到有钱到这种程度。

        不过他们到底是专业的警察,诧异之后,便又开始忙活上了手头的工作。

        严森还要问话,但是手机却突然响起,他立即接通了电话,那边也不知说了什么,他脸上立即露出了欣喜的表情。随后他转头说道:“关于洛小姐被绑架的地点和时间,我们大概有了初步的了解。”

        盛瑭脸上一喜,这是他从得知宁珂出事之后,露出的第一个笑容。

        严森解释道:“根据我们之前的调查,洛小姐手机的最后一通电话地点就是在她公司门口,而刚才来之前,我们也已经和她公司的人进行了确认,她原本应该是在下午两点的时候,到创意园区的嘉实娱乐公司参加一个会议。所以她一点零五分的时候,上了一辆出租车。”

        盛瑭双手紧握,此时他看了盛纪泽一眼,而盛纪泽点了点头。他不由松了一口气。

        “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她就是在这辆出租车上被绑架了的,”严森说道。

        “那么沿途都有监控,这辆车子去了哪里,应该可以通过监控调查出来吧,”盛瑭立即提问,如今他克制了纷乱的情绪,所以思绪也变得有条不紊起来。

        严森点了点头,“我们的技术人员现在正在排查这辆出租车,也和出租车公司联络过,他们已经将车子的两名司机发了过来。”

        盛瑭没说话,此时,突然从楼上传出一声尖叫声,他霍地一下站了起来,惹得旁边所有人都看着他。

        此时洛绎从楼上一路笑,一路跑了下来,还尖叫道:“爸爸,爸爸。”

        洛绎扑了过来,盛瑭把他抱住,就见小家伙指着身后说道:“三叔一直打我,还挠我。”

        “我可没有,”跟着下来的盛珣突然看见家里这么多陌生人,心头也是咯噔一下,但也立即举手表示,他没有。

        盛纪泽脸色不太好,而杨明珊则是立即上前,伸手对洛绎说道:“洛绎跟奶奶上楼去玩好不好,爸爸和爷爷有工作要谈,我们不要在这里打扰。奶奶给你吃冰激凌?”

        被杨明珊这么一哄,洛绎立即十分乐意地被她抱了过去。杨明珊立即瞪了盛珣一眼,示意他跟着自己上楼去。盛珣自觉十分无辜,但也不敢说什么,灰溜溜地跟着上去了。

        “这是盛先生的儿子?”严森笑了下,轻声问。

        其实来之前,他们就已经调查了盛瑭和洛宁珂的背景,所以自然知道洛绎的存在,如今也不过是随口一问。

        而盛瑭突然看着他,认真说道:“我太太怀孕了,所以一定要把她救出来,就算给两个亿,我也一定要见到她平安回来。”

        这样的情况,是严森之前没了解到的,所以严森看了队内的一位女队员,她立即上前,温和地问道:“盛先生,我想请问洛小姐怀孕的事情,除了您之前,还有别人知道吗?”

        “没有,”盛瑭忍不住说道,他想了一下,又说:“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显然这句话,比前面那一句,更加让人惊吓。所以女警和严森对视了一眼,便又问:“所以这件事是由绑匪告诉你的?”

        盛瑭抿嘴没说话。

        女警忍不住安慰道:“盛先生,绑匪一向很狡猾。我想这也不过是他们为了提高赎金,而耍的把戏罢了。”

        她还没说完,盛瑭便举起了手,只见他看着女警的眼睛,坚定而毫不犹豫地说道:“不管是什么,这两亿我都愿意出,只要能救回我太太,我会不惜一切代价。”

        女警见他这般说,不由心头一动,毕竟她身为女人,难免会容易受影响。所以她很是真挚地安慰道:“盛先生,你只管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

        “我饿了,想要吃饭,”洛宁珂从墙壁上的气窗,看着外面已经完全黑了下去的天色,忍不住说道。

        她面前坐着的三个人正在打扑克牌,因为他们老大说了,谁都不能玩手机,所以也只能靠这个来消磨时间。其中一个平头小伙子,手气一直不怎么好    ,已经输了一个下午。所以一听到洛宁珂的话,立即皱眉唾了一口,“老子还他妈的饿呢,忍着。”

        洛宁珂听着他骂骂咧咧的话,连生气的精力都没有。她看着角落放着的水,又问:“那我能喝水吗?”

        “女人他妈的事就多,”平头小伙子转头瞪了她一眼,只是在转头的一瞬,他在看见洛宁珂的脸时,却没把下面骂骂咧咧的话说出口。

        对面穿着花衬衫的胖子,见他这模样,把嘴里的瓜子壳吐到他脸上,笑着说道:“唉唉,别看了,再看也不是你的。”

        “碰是不能碰,难不成还不能让老子看几眼,”平头小伙子似乎火气消了不少,嘴里嘀咕着。

        花衬衫胖子一听就笑了,他指着洛宁珂,说道:“长这样的,你还指望能碰到?这是做梦呢吧。”

        另外一个一直没说话的人,则是干脆起身:“打不打了,不打我去撒泡尿,快把憋死了。”

        “赶紧去吧,你说他们出去买吃的,怎么到这会还不回来啊?”花衬衫胖子朝着外面张望了一眼,看着有些着急。

        “你着急什么呀,早晚不得回来,”小平头说道,此时他也站了起来,走到旁边的角落,打开一瓶矿泉水,又过来给洛宁珂灌了几口。

        洛宁珂中午的时候,因为胃口不好,几乎没吃什么东西。所以一直到现在,就喝了几口水。她喝完,对面前的青年轻声说道:“谢谢。”

        显然平头小青年没想到她会这么客气,哼了一声,想了想还是没说话。等他坐了回去,花衬衫胖子见他这幅模样,立即骂道:”瞧你这点出息,女人一句话,就把你这骨头说软了。”

        洛宁珂早就知道,自己在这帮人口中,不会听到什么好话。可这个花衬衫胖子,说话实在是太粗俗,就算是她都忍不住涨红了脸颊。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外面有车子的响动声,原本在外面是撒尿的人,立即跑了进来,喊道:“赶紧把扑克收拾起来,老大他们回来了。”

        等他们把桌子上收拾干净之后,就听见外面有人过来的动静。

        洛宁珂看着段韩修进来,而他身后则是跟着一个全身裹地严实的人,因为穿着长袖和长裤,头上还带着帽子和口罩,所以甚至连男女都看不出来。但是洛宁珂也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这个人是个女人。

        那个全身包裹严实地人,只远远地看了她一眼,就走开了。倒是段韩修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洛宁珂,啧啧了两声,带着些许歉意说道:“盛太太,还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受苦了。”

        “我饿了,要吃饭,”洛宁珂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段韩修倒是没料到,她这会居然还会这么冷静。所以他点了点头,很是满意地说道:“不错,盛太太你这心态不错,是个人物。”

        洛宁珂可不想听他这些话,只撇过头,又说了一遍:“我饿了,要吃饭。”

        段韩修笑了下,挥了挥手,身后就有个人提了盒饭过来。洛宁珂这会身子依旧被绑在椅子上,旁边的人过来将她的双手松开。她伸手接过盒饭,刚打开盖子,就闻到里面的肉味,胃里又是一阵翻腾,她转过头就开始吐了起来。

        原本段韩修已经准备要走了,听到她呕吐的声音,又转过头。只是洛宁珂虽呕吐的厉害,但手上捧着的盒饭却没撒手。而等她干呕完了之后,跟人要了瓶水,就大口大口吃起了饭来。

        段韩修摇摇头,便自顾自地离开。

        等他进了旁边的屋子,此时带着帽子和口罩的人,正面对着电脑屏幕,看着隔壁的人。此时屏幕上的洛宁珂,还在大口吃饭,倒是像足了许久没吃饭的人。

        “心态真好,”段韩修又感慨了一声。

        正站在屏幕前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虽然看不见表情,但却能感觉到她的怒火。段韩修也不在意,伸手拉过椅子,笑了一声说道:“你又何必亲自过来呢?”

        “你不是答应我,帮我杀了她的?”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只是她口吻太过狰狞,竟是破坏了这甜美的声音。

        “杀了她?”段韩修转头看了眼屏幕,轻笑着说道:“你只不过多给了我五百万而已,你知道姓盛的答应给我多少钱吗?”

        秋梓熙没有说话,她隔着墨镜看着面前的段韩修。

        此时他头发凌乱,脸颊上的胡子看起来也有好几天没刮了,不过神情倒是不像之前那么颓废,反而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

        “两亿,盛瑭可是答应给我两亿的,”段韩修说的时候,都觉得得意。

        虽然先前秋梓熙只是为了报复洛宁珂和盛瑭,这才想出让自己绑架她的法子,只是没想到他临走之前,还能捞上一大笔。

        段韩修看着面前的人,便是一阵冷笑。云城临海,他已经联系好了偷渡的人,只要他拿到钱,立即逃往公海,最后带着这笔钱,去哪儿不能再活地好好的。至于这烂摊子,就让秋梓熙去抗吧。

        “姓段的,你别不守承诺,”秋梓熙握紧双手,为了谨慎起见,她连两只手上都带上了手套。

        “承诺,”段韩修嘲讽地笑了下,显然是觉得秋梓熙太过可笑,居然还会相信这个,“那我就告诉你,如今这件事已不单是你我之间的交易了。你去问问外面那帮兄弟看看,你让他们现在杀了洛宁珂,问问他们同不同意。”

        秋梓熙双手紧握着,此时她转头看着屏幕,画面上的洛宁珂还在吃饭,只是吃着,她就用手捂着嘴,似乎又在孕吐。

        她爱了盛瑭那么多年,却一直求而不得。可这个女人,明明已经消失了七年,凭什么他一回来,就被她勾引了。都是这个坏女人,都是这个贱女人,她给盛瑭下了蛊,才会让他不爱自己的。

        而此时她忍不住想起前几日,家中父母的争吵。

        也正是这一次,她才知道,原来她就是继父的亲生女儿。而这一次,继父居然说什么,他对不起洛宁珂太多,不能一直假装没看见。而盛瑭就要和洛宁珂结婚了,他想把自己名下的股份转让给洛宁珂,也好让她有些嫁妆,嫁进这样的豪门,不至于太过单薄。

        这简直是笑话。明明洛森是和妈妈结婚之后,才有了如今的地位和财富,凭什么他要把妈妈幸苦赚回来的钱,给另外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居然还是洛宁珂。

        明明他们都知道,自己有多爱盛瑭,可洛森居然还敢这样对自己。所以她要让他们都后悔,让他们一辈子都后悔。

        “那好,你拿到钱之后,帮我杀了她,”秋梓熙再次转过头,冷酷地说道。

        段韩修看着面前的女人,即便没看见她的表情,可他却能想象到,她如今是怎么样冷酷的模样。突然他忍不住笑了,当初他第一次见到秋梓熙时,她还是个单纯的女高中生,虽然被人带到酒吧里来,但还是一副懵懂的模样。

        他过去和她搭讪,明明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可脸上却带着骄矜,那骄傲的模样,让段韩修到现在都无法忘怀。

        其实,她也就早变了吧。谁都不会永远停留在过去,过去那个骄傲的小姑娘,早就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一个心肠恶毒地女人。

        “好啊,”段韩修不在意地回了一句。

        他说完之后,抬头就看见画面上的洛宁珂,将吃好的饭盒小心地放在脚边,又伸手握住矿泉水瓶,小口小口地喝着。

        ****

        “钱准备地怎么样?”在一声铃响之后,客厅里所有的人都在一瞬间看向盛瑭,看着他手中握着的手机屏幕,闪烁着光亮。

        依旧是变声过的声音,机器声在房间中响起,因为之前技术人员已经将他的手机进行了改装,所以他现在手机说的每一句,都能被所有人听到。

        “两个亿,你是要现金还是转账,”盛瑭问道。

        对面的声音顿了好久,才说:“现金。”

        “现金要准备两亿,困难太大,我需要时间准备,”盛瑭说道。

        此时旁边的严森给他做了个手势,盛瑭点了点头,又问:“我需要和我太太说话。”

        那边传来一声响动,而随后那边传来一个声音:“盛瑭。”

        是洛宁珂的声音。

        “宁珂,你别害怕,我会救你的,”盛瑭立即安慰她。

        严森朝另一边的技术人员看了眼,只见那个技术人员摇了摇头,他脸上立即露出失望的表情。而此时对面的声音又响起了:“我们会等着你的。”

        洛宁珂的声音坚定又冷静,听起来境况并不是十分地糟糕。

        盛瑭冰封的心,突然一软,他轻声说:“好,你等我。”

        此时那边又想起一声尖锐而刺耳的杂音,而那边的机器音又响了起来:“盛先生,我想也不用我提醒你,不要报警,老实交钱,我会让盛太太和你离开的。”

        就在盛瑭还想说话的时候,对面已经挂断了电话。

        严森立即问一旁的技术人员:“怎么样,刚才定位到他们的位置了吗?”

        “没有,这个通话是通过网络打过来的,而且是从国外打来的,我想对方肯定有网络高手在,而且对反追踪十分在行,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在敢这个电话过来,”技术人员是个带着眼镜的年轻小伙子,无奈地说道。

        严森狠狠地拍了下旁边的椅子。

        不过他没恼火多久,就有人给他打了电话,是警局那边打了电话过来。他们在交通局的监控里,已经完全掌握了出租车的行车路线。只是那辆出租车在某个地方消失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所以市局那边已经派人去找那辆出租车,不过根据初步估计,绑匪肯定是中途换了车的。

        而那辆新换的车子,他们也在出租车消失的附近仔细排查了一遍,但是目前来说,还是没有找到可疑的车辆。

        “没有时间了,”盛瑭突然转头看着他们。

        严森顿了一下,显然是疑惑他为何会这么说。此时盛瑭转头看着所有人说道:“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我相信这次绑架,肯定有段韩修有关系。”

        警察都对视了一眼,显然是没想到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

        “盛瑭,”盛纪泽低声喊了一句,似乎想让盛瑭不要谈论这个。

        但此时盛瑭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对于他来说,洛宁珂和孩子才是最重要。于是他简短地将自己与段韩修之间的恩怨说了一遍,这些警察听了自然是惊讶不已,原以为只是绑架案,可没想到这其中居然还有这么复杂的内情。

        严森和身边的人对视了一眼,他问道:“所以你觉得段韩修还没有逃离本市,而这一次的绑架案也是他策划的?”

        “是,我觉得他就是在等着这次拿了钱,才会跑路,而云城靠海,他想他会走水路,”关于段韩修的事情,他和盛纪泽两人都重视不已,所以之前警方发布通缉令,他们也通过黑、道关系查找了段韩修的下落。

        但不得不说,他在云城三教九流的地方经营了这么久,到底还是有些家底的。所以不仅警察没有找到他,就连盛家的人都没有找到他。

        “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谢谢你能提供,”严森舒了一口气,显然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突破。

        而此时有个警察,立即提出问题:“队长,这两个亿现金,不现实啊。一张百元新钞的重量大概是1.15可,一个亿人民币就重1150公斤,那可是好几吨重啊,这怎么可能运走?”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看向他。

        而盛瑭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显然也是在纠结这个问题。如果是两个亿的话,就是搬走都得半个小时,这交赎金这么分秒必争的时刻,怎么可能会花半个小时去搬钱呢。

        “你说绑匪是不是在耍着我们呢?”提问的警察忍不住诧异地说道。

        盛瑭没有说话,但脸色已经阴沉地可怕。这么简单的问题,他居然到现在才想到。所以对方肯定不是想要现金,只是他不知道段韩修究竟在刷什么把戏,但他还是开口:“不管怎么样,我会按照他的要求去准备赎金。我想到时候,他肯定也会希望是我去交赎金的。”

        对于他的言之凿凿,没有人反驳。如果真的是段韩修,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么最后的机会,去羞辱和折磨盛瑭。对于他这种人,盛瑭还算有些了解,如果光是折磨洛宁珂是不想让他产生满足的感觉,他一定会抓住机会去羞辱到他自己身上的。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一夜再没有电话打来。

        而市局那边还在调查段韩修可能躲藏的地方,以及他们可能会从什么地方逃窜。毕竟他们要是真的想从海上出逃,总会要坐船的,走私的渠道一共就那么几条,盯紧了这几家,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洛绎被杨明珊哄着睡了一觉,结果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昨天那些叔叔不仅没走,而且还有好多人在他家里。他不仅有些害怕,跑过去抱着爸爸的腿,问他妈妈怎么还没回来。

        盛瑭被儿子这么一问,将他抱了起来,轻声说道:“妈妈出门有点事情,今天就会回来的,洛绎,再等一下。”

        洛绎点了点头。

        盛瑭笑了下,柔声说:“那你亲爸爸一下。”

        他极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所以洛绎有些害羞,但最终还是在他脸颊两侧,响亮地啵了一口。

        等吃过早餐之后,盛瑭走到严森,问他:“我们能聊一聊吗?”

        严森正在吃早餐,盛家保姆准备的早餐特别好吃,市局是局长亲自坐镇,所以他们就在这边守着,倒是还吃上了豪门的早餐。所以他随手擦了下嘴,便跟着盛瑭到了一旁。

        ****

        这一天基本没有什么进展,倒是银行那边因为盛家这突入起来的大笔金额,而手忙脚乱起来。盛纪泽亲自给行长打了电话,虽然那边没敢问什么,但还是旁敲侧击了一番。

        不过盛纪泽几句话,便将他挡了回去。

        而为了防止绑匪在中途抢劫这笔钱,警察更是派了大批的人进驻银行。而盛瑭一直在守着电话,直到下午三点的时候,他的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依旧是一个陌生号码,电话那头打了过来,依旧是那个机器声音:“每两千万放一个袋子,千万别放错了。”

        “时间,地点,”盛瑭追问。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又开口道:“时间和地点,到时候会通知你的,不过你现在去银行,你亲自开车。”

        盛瑭面色冷漠地看着手机,浓黑如墨般的眸子,幽深又专注。直到对面挂断的电话,显然这一次对方又是在绕圈子。

        “我不同意,”在盛纪泽听到要让盛瑭亲自去交赎金、换人质的时候,就立即拒绝道。

        “爸爸,那是我的女人,我的孩子,我已经对不起宁珂一次了,这一次我不会再失约的,”盛瑭摇头,一副心意已决的模样。

        盛纪泽看着他,满脸的不同意说道:“盛瑭,你根本就不了解那一帮亡命之徒,这些人根本就不会和你讲什么仁义道德的。”

        在严森将防弹衣递过来的时候,盛瑭看着他手中的衣服,轻声摇了摇头,笑道:“如果他真的想要杀我,大概只会一枪爆头,防弹衣也救不了我。”

        “arthur,”盛纪泽在身后叫了他一声,盛瑭没有回头。

        而此时杨明珊将洛绎带了下来,是盛瑭请她上去把孩子带下来的。他招了招手,让洛绎过来。小家伙看到这么多人,难免有些胆怯,但是爸爸在叫他,所以他还是走了过去。

        “爸爸,你要去哪儿?”洛绎有些害怕地问。

        盛瑭轻笑了下,说道:“爸爸去接妈妈回来,你在家里等着我们回来。”

        洛绎点了点头,但还是紧紧地拽着他的手,不想让他离开。

        盛瑭半蹲下来,郑重说道:“你再亲亲爸爸。”

        此时杨明珊霍地转过头,而队伍里的女警也不由捂住嘴,盛纪泽看着面前的儿子和孙子,突然眼神软弱了下来,神色放佛一下衰老了一半。

        洛绎抱着盛瑭的脖子,在他脸颊两侧亲了下,带着哭腔说:“爸爸,你们早点回来好不好?”

        “好,爸爸答应你,一定会早点回来,会带着妈妈早点回来的。”

        等他们到了银行之后,盛瑭开着一辆越野车,他到了之后,银行的安保人员将钱班上了车子。好几吨的人民币,后备箱放不下后,又只好放在后座上,堆地满满的一车厢。

        “你放心,车子里我们安装了定位系统,”严森看着他,点了点头。

        盛瑭也点了下头,显然这一次,只是他没说话。不过为了谨慎期间,他们也在所有的钱袋里面放进了跟踪器,所以盛瑭开的这辆车,几乎是在所有的监控之下。

        因为电话还没有打过来,所以盛瑭一直在地下停车场等着。接着他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好了,你现在可以开车到天迈广场。”

        对方没有废话,直接说道。

        还没等盛瑭说话,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盛瑭狠狠地砸了下方向盘,就开始开车离开停车场。等他的车子出来后,严森就开始给路上所有的车子发动口号:“注意,注意,钱袋已经离开停车场,钱袋已经离开,汪海和小张先跟着,b组待命。”

        因为盛瑭的手机是受到监控的,所以他一接听电话,余下没有跟踪任务的人,就先到天迈广场等着了。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小张,在严森的话结束之后,不由笑了一下:“这代号起得可真够给力的,钱袋,哈哈哈哈。”

        他还没笑完,对讲机里又传来一个暴斥:“你他妈给老子严肃点。”

        他嘴巴还没闭上,笑声戛然而止。旁边的汪海看着他,摇头苦笑,低声说道:“小心点,老大心情不太好。”

        别说严森心情不好,就连他们几个都不敢怠慢。这可是盛家的人被绑了,也幸亏盛家人脉够广,将这件事压了下来,新闻到现在都没爆出来。要不然,这事可真就大发了去。

        等盛瑭的车子开到天迈广场的时候,正好是晚上七点,因着这个广场周围有好几家百货,所以这时候人正是多的时候。此时周围还有不少穿着溜冰鞋的小孩子,在广场上滑来滑去。

        严森看了周围一眼,烦闷地掏出烟来,可刁在嘴里,又没点上。

        盛瑭的车子停了十五分钟,那边才来了电话,问:“你在哪里?”

        他将自己车子所停着的位置说了一下,对方没说话又挂断了电话。因为严森之前叮嘱过不能打开窗子,他想抽烟都没办法。就在他坐在驾驶座上的,旁边的车门被敲响。他转头看了一眼,结果,车外并没有人。

        但他刚转过头,车门又有敲响声音,他再次转头还是没看见人。随后他立即摇下车窗,等他伸头看了眼外面,就发现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她手上提着一个花篮,里面装着娇艳欲滴的花朵。因为她的个子不够高,而盛瑭的车子底盘又太高,所以这才没看见她。

        “哥哥,这是有人让我给你的,”小姑娘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他,是个信封。

        他拿到手中,摸了下,发现里面有个手机。等他打开信封之后,就发现里面有个字条,上面是个帐号。

        而他一眼就认出,这是个瑞士银行的账户。

        他刚看完,电话就又打了过来,只听对方说:“盛先生,咱们也别拐弯抹角了,你给我两亿,我放你太太走。”

        “段韩修,我只会接受,一手交钱,一手赎人。”

        “那好,你现在就把你身后的警察都甩开,你来找我。”

        电话那头段韩修的声音,清晰又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