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科幻小说 - 星际涅槃在线阅读 - 331.第三百三十一章同姓的预测能力

331.第三百三十一章同姓的预测能力



    “他真结婚了?”林月牙一脸兴高采烈的看着赵温柔。

    “是的。你为什么这么开心?”赵温柔对林月牙的反应感到有点无法理解。

    “嘻嘻,塔西娅那贱人喜欢木棍少年,然后,木棍少年有了老婆,再然后,她就会很伤心,她越伤心,我就越开心。”林月牙一脸喜幸灾乐祸道。

    “……”赵温柔一脸无言以对。

    “他晚上会来机甲模拟训练室吗?”

    “会的。”

    “嗯,晚上去再核实一下,有机会就打击一下塔西娅。哼,这贱人老一副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模样,我就是看不惯她!”林月牙咬牙切齿道。林月牙自然是不会意识到,自己平时也是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大小姐德行。

    “大小姐,我有个事儿要和你说……”赵温柔支支吾吾道。

    “看你样子,肯定没什么好事。说!”林月牙白了赵温柔一眼。

    “韩星海说,你应该给我买一套蝉翼游戏套装。”赵温柔不敢看林月牙的眼睛。

    “他真这么说?”林月牙盯着赵温柔。

    “是的,他说如果你想让我好好保护你,就应该送我一套蝉翼游戏套装。”

    “我呸!你什么时候好好保护我了?你这个该死的叛徒,我可没有忘记你是怎么对待我的!价值三亿宇宙币的蝉翼游戏套装,你居然也有脸让我送你!”林月牙狠狠的瞪着赵温柔讽刺道。

    “我……”

    赵温柔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好啦,看在木棍少年的面子上,就给你送一套,记住,以后我才是你的老板,不是什么林家。”

    “大小姐,你还是别送了,林家才是我的老板,我只忠于林家,不会忠于林家的某一个人。”赵温柔摇了摇头苦笑。

    “你呀!你呀!你就是个榆木疙瘩!算了,本小姐也懒得和你计较,就送你一套。”林月牙伸出白皙的指头在赵温柔的额头上狠狠的戳了一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谢谢大小姐。”赵温柔抱住林月牙的胳膊咯咯直笑。

    “我知道,你就是欺负我善良嘛。”林月牙一脸不满。

    “大小姐,你也姓林,别忘了,我效忠林家,也就是效忠你。”赵温柔笑道。

    “你是一个独立的人,我不需要你的效忠。对了,你什么时候嫁人?”

    “我……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嫁人了。”

    “为什么?”林月牙一愣。

    “如果我嫁人,就要离开林家。”赵温柔一脸黯然之色。

    “我们林家也不知道谁想出来的这个愚蠢制度!”林月牙气愤道。

    “林家能够屹立数千年不倒,自然是有原因的,譬如这个保镖制度必须要是单身是很有必要的。”赵温柔淡淡道。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一旦我有了家庭,那么,为了利益而出卖林家的概率就大了,而单身的我,不会有太多的欲望,自然谈不上出卖……”

    “放屁!”

    “咳咳……大小姐,你是千金小姐,现在虽然只有我们两个人,但也要注意一下形象,不要爆粗口。”

    “你放屁我当然要骂!你虽然是我们林家培养的保镖,但我可是一直把你当闺蜜,既然是闺蜜,我当然希望你幸福。再说了,我们林家也不缺你一个保镖,以后,你肯定还是要嫁人的……对了,有没有心仪的对象,给牙牙姐说来听听。”林月牙嘻嘻笑道。

    “没有。”赵温柔脸上一红。

    “我觉得嘛,木棍少年与你倒是很般配的,不如你嫁给他吧!”

    “啊……大小姐,别,千万别提,我可配不上他。”赵温柔大惊失色。

    “我只是说说,你反应这么强烈干什么!再说了,你哪里配不上他?!你看你这沉鱼落雁的相貌,你这光滑白皙的肌肤,你这高耸挺立的……我是个女生也喜欢……”林月牙突然在赵温柔饱满的胸口捏了一把,装出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

    “大小姐,我可比不上你。”赵温柔立刻反击,在林月牙身上一阵乱揉。

    “啊……反了反了,你一个保镖也敢猥亵本大小姐……”

    “我是贴身保镖,贴身是我的职责……”

    两人扭打成一团,爆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

    晚上,韩星海到了与赵温柔约定的休息室。

    所谓的休息室也就是在学校健身房里面的卡座,而那些机甲模拟训练舱也就是健身房腾出来的地方。

    “林月牙同学在里面,你们聊。”站在门口的赵温柔道。

    “你不进去。”

    “按照职业的要求,保镖是不允许介入到雇主的生活。”赵温柔看了一眼周围,笑了笑摇头。

    韩星海没有多问,点了点头,走进了卡座。

    “坐。”林月牙有点拘谨,直到现在,她依然无法把韩星海这个清洁工与木棍少年完全结合起来。

    韩星海点了点头坐下。

    “你不认识徐帅?”林月牙自作主张的给韩星海点了一杯七大星域悄然流行起来的红浆果汁。

    “不认识。”

    “他为什么要杀你?”

    “不知道。”韩星海摇头,其实,白天赵温柔告诉他那胖子的身份之后,他也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会招惹上一个杀手。

    “嗯,赵温柔说过你不知道,那么,我告诉你徐帅为什么会盯上你的原因。”林月牙一脸凝重的看着韩星海。

    “嗯?”

    “在七大星域,有一个非常神奇的姓氏,这个姓氏姓‘同’,有关于这个姓氏的传说都充满了传奇,在奇点网络上有关于这个同姓姓氏的传奇故事数不胜数……”

    “具体点。”韩星海皱眉打断了林月牙的话,他不喜欢这种聊天方式,他喜欢直截了当。

    “咳咳……好吧,我简单的说一下,同姓在七大星域非常罕见,但这个姓却是人才济济,韬略过人,在七大星域任何一个地方,只要说自己姓同,必定让人肃然起敬。同姓在七大星域主要从事辅佐之类的职业,譬如刑名律例、钱粮会计、文书案牍之类的,简单的说就是一些大门阀大世家的幕僚谋士,也可以称之为智囊……”林月牙对韩星海的打断非常不悦,但想想对方是杀人不眨眼的木棍少年,也只能忍着。

    “同姓家族有个非常强大的能力,他们能够在七大星域成为最受欢迎的幕僚谋士,主要原因就他们有着异于常人的预知能力,他们总是能够提前嗅到危险。在七大星域,有关同姓幕僚在关键时刻救主的传说数不胜数。也正因为上述原因,一些家族不惜重金都会聘请一个同姓幕僚在身边,慢慢的,身边是否有一个姓同的谋士,逐渐演变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至于其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预警能力,反而变得不重要了……”

    “徐帅杀我,与同姓有关系?”韩星海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想想,你与徐帅互相不认识,他为什么要杀你?”

    “为什么?”

    “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身为顶级杀手的徐帅接到了一个任务,而这个任务,就是要杀死一个潜在的威胁。在接到任务的时候,他是没有目标的,他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同姓的预知能力找到目标。”

    “你的意思是说,我有可能威胁到某个人的利益,然后,这个人也不知道我是谁,再然后,就花钱请了一个杀手杀死我这个潜在的威胁?”韩星海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月牙。

    “是的。”林月牙点头。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韩星海耸了耸肩。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实际上,除了一些大财团大家族,普通老百姓没有谁会相信这种事情。”林月牙叹息了一声,她意识到,自己的警告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如果那姓同的人真的能够预测未来,那杀手为什么会被我杀死?”韩星海反问道。

    “韩星海,宇宙很广袤,人类对自己的认知本身也是无知的,就像你出现之前,又有谁相信人类能够徒手杀死星际旅军蚁?很多事情你不了解,但并不代表就不存在。同姓的预知能力已经在七大星域的高层流传了上万年的时间,在这长达一万年的历史中,同姓不止一次改变历史的走向……告诉你吧,在五百年前,就有一个姓同的人预测永恒帝国会在未来的三百多年会四分五裂,当时,没有人当一回事,而残酷的事实是,三百多年后,永恒帝国轰然倒塌,与其预测的时间完全吻合,甚至于,精确到了年月,你觉得,这种现象如何解释?”

    “……”韩星海迟疑了一下没有说话。

    “在同姓的预测之中,永恒帝国的崩溃是他们最成功的一次预测,而且跨度达到了近四百年,由此可见,他们的预测并非无的放矢,希望引起你的重视。”林月牙感觉韩星海并没有放在心上,不厌其烦的解释着,希望能够引起韩星海的重视。

    “如果我要反击,要怎么样找出幕后黑手?”韩星海问道。

    “找一个姓同的人帮你。”

    “问题是,我找一个姓同的人帮我后,他能够找到幕后黑手吗?”

    “这个不一定,但是,如果有姓同的帮你,至少,可以让你不会那么被动。假设一下,如果你身边有一个姓同的人,他很有可能会在你去人造雪乡之前就会警告。”

    “如果预测真的这么准确,那杀手岂不是也能够通过姓同的人来预测我换了另外一个第  地方!这本身的逻辑,不是相悖的么?”韩星海在永恒号上的时候对逻辑学非常感兴趣,深受影响,立刻指出了其中的漏洞。

    “不,你错了,如果两个同姓处于了对立面的预测,那么等于就是事情出现了变数,两人的预测都会出现错误,这个时候,双方都将处于一种相对公平的环境之下了……另外,同姓的预测并不一定是百分之百准确的,在历史上,有很多同姓预测失败的案例,而且,他们的预测也会因人而异,个人的能力会导致预测出现巨大的偏差,精准性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绝大部分同姓的预测,也只是一个大方向,像那种精确预测到永恒帝国崩溃的时间极为罕见。”

    “大方向?”

    “是的,大方向。譬如,徐帅的幕僚预测到了你会在人造雪乡出现,但他并不能预测到徐帅会被你杀死,从某种角度上来看,他的预测是缺乏精准性,从而导致了杀人不成反被杀的结果。”林月牙道。

    同姓!

    韩星海心中一动,他想起了那个磕头磕得头破血流的中年男人。

    韩星海和那中年男人有两次接触,但是两次,那中年男人都没有反抗。难道,他知道自己反抗会死吗?

    突然之间,韩星海对同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