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女友有别于人在线阅读 - 第一章:相亲对象

第一章:相亲对象

        静山市,「遇见」餐厅门口。

        白鹿站在门外,搓了搓有些冻僵了的手,紧了紧身上的单衣,在这座北方的小城市中,哪怕早已到了春季,寒风也依旧冻得人瑟缩。

        他抬头看着这市内著名相亲场地的招牌,面露难色,反复犹豫一番后,最终毅然推门而入。

        暖融融的热风扑面,驱散了身体的寒意,缓和了心里的紧张。

        餐厅的侍者快步走来,问他有没有预约,白鹿稍微回忆了一下,报出了房间号。那位侍者便伸手虚引,将他带到了一间包间之中。

        进入包间后,他第一眼便注意到了面前的两名女性,她们容貌相似,看着像是姐妹。

        坐在他正对面的是一位短发的清秀女孩,皮肤白皙,稍微有点瘦弱,有种娇弱感。

        不过即便如此,女孩身上那洋溢着的青春气息,还是让白鹿感觉到了她那满满的活力。

        白鹿今天上午见过这位少女一面,在照片上。

        可以确定,这姑娘就是婚介所给自己介绍的相亲对象,而且,白鹿发现,这姑娘似乎还有点不上镜,真人比照片好看。

        而另一边那位稍年长些的女子,就和她的妹妹有着截然相反的气质。

        她有着一头稍显散乱,带着天然卷的中长发,五官十分精致,脸上画着淡妆,但却没有遮住眼底的那两抹黑眼圈,衣服也只是大众化的休闲服,宽宽松松,没什么特点,给人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

        一看就知道是遭到了社会毒打,晚上熬夜加班的社畜。之所以白鹿会如此确定她昨晚熬过夜,是因为这位女士此刻脑袋正枕着妹妹的肩膀,睡得正酣。

        他刚要说话,年轻女孩便伸手将食指放在唇边,做出了一个“请安静”的手势。

        他看了一眼那名正在熟睡的女士,轻轻点头,另一边的侍者也很有眼色,本准备让客人们点单的他不声不响的退了出去,并关上了门。

        年轻女孩放下手,轻轻拍了拍旁边的座位,示意白鹿坐到她身边来。

        白鹿略一犹豫,坐了过去,柔软的皮椅让他的身体微微下陷,椅子的触感软乎乎的十分舒服。

        他的身前是一张铺着洁白桌布的餐桌,不过此时桌上还没有菜。

        扫视了一番包间后,他暗自点头,看来,这家餐厅能成为本市数一数二的相亲胜地,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他观察用餐环境时,他突然感觉到有人轻轻的戳了他一下。

        偏过头,看到的是离自己相当近的少女的面庞,那双明亮澄澈的杏眼在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白鹿心中一慌,下意识的与之错开视线,低下头时,发现对方从衣袖里探出了一根白嫩纤细的玉指,一下一下的轻轻点着他的胳膊。

        见白鹿将注意力重新放在自己身上后,女孩停下动作,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压低声音说道:“你好啊,我叫陆霜节。

        我姐姐昨夜忙着做了一晚上的手术,现在累得睡过去了,我们不要吵醒她,好吗?”

        “好。”白鹿声音同样放得很低,好奇问道,“你姐姐是医生?”

        “嗯,她是市人民医院最年轻的神经外科主治医师,每天的工作都是很忙的。”陆霜节仰起俏脸,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女孩那软软糯糯的声音,白鹿觉得十分悦耳。

        这样温暖的声音,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备,最起码他已经不怎么抗拒与这个完全陌生的女孩说话了。

        原来她的姐姐是医生啊,本以为是社畜来着,是自己小看她了。

        “喂喂,注意力放到我这边来。”陆霜节再次戳了戳白鹿的胳膊,“你这次的相亲对象可是我哦,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叫白鹿……”说到这里,他斟酌了一下,又道,“二十四岁。”

        “我二十二了,咱俩年纪差不多。”陆霜节将手指缩回衣袖,双手安安分分的放回腿上,满意点头。

        “在正式相亲开始前,我需要跟你坦白一件事情,你如果接受的话,我们再继续这场相亲也不迟。”陆霜节说这话时,虽然目光没有丝毫躲闪,但白鹿用眼角余光可以看到,少女的双手攥住了衣角,攥得很用力。

        她在紧张。

        可是,什么话必须要相亲之前说呢?这个问题在白鹿的脑袋里转了一圈,一个结论缓缓生成。

        “喂!别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我可是母胎单身至今的!”陆霜节的话掐灭了他刚刚萌芽的结论。

        “那还有什么事?”白鹿好奇。

        少女抿了抿嘴唇,短暂犹豫之后,语气有些发颤的说道:“我是个截瘫病人,两条腿是不能动的。

        你接受不了的话,我们就没必要再聊下去了。”

        说完,她长出了一口气,轻抚胸口,“还以为能大胆的面不改色的说出来呢,果然还是有些紧张啊。”

        “截瘫病人!”白鹿微微睁大眼睛,他对此稍微有些了解,所谓截瘫,就是瘫痪的一种类型,脊髓因各种原因损伤,连带其中的神经也遭到损伤压迫后,就会导致这样的症状。

        截瘫分高位截瘫和双下肢截瘫两种,前者四肢和身体完全不能动,后者稍好一点,只双腿失去知觉,陆霜节明显属于后者。

        但不论哪种,都会导致病人大小便失禁,生活无法自理……

        他怔怔的看着这名充满活力和生机的女孩,目光的重心忍不住移到对方的双腿上。

        的确,隔着裤子看都能看出来有点纤细,但也属于正常范围之内,和她偏瘦弱的身材相得益彰。

        所以,她说自己是瘫痪病人这件事,是真的吗?

        看到白鹿露出狐疑之色后,陆霜节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掀起桌布,让他看到了桌子底下那把被折叠起来的便携式轮椅。

        证据在此,由不得白鹿不信。

        陆霜节放下桌布,看向白鹿的目光有些忐忑,哪怕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在真正的第一次的实战环节中,她仍控制不住的在紧张。

        气氛一时变得有些沉默,只剩下了那位天才女医生浅浅的呼吸声。

        生性活泼的陆霜节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补充了一句,

        “别看我这样,我其实能基本自理自己的生活的,哪怕是上厕所。”

        说这句话时,她那软软的语气中满是自信。

        白鹿闻言,眨眨眼睛,有了女孩那拍着胸脯的保证,基本上可以去掉「该怎么照顾一个截瘫病人」的难题,抛去这个大问题,他很快就理清了自己那有些纷乱的思绪。

        “倒也不算坏,省下了游说的功夫。”他自语一声,问道,“陆女士……”

        “叫我小陆,或者霜节就可以了,我比你小。”

        “那好,霜节,你愿意和我假扮男女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