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女友有别于人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相约同行

第十二章:相约同行

        不过,不管现在心里怎么想,白鹿也不会出尔反尔,既然答应了人家,那就得去做。

        再说了,那些已经被打脸的话是他在心里偷偷说的,他不说没人知道。

        郁闷了没一会,白鹿便恢复了平静,拿起手机,久违的定了一次闹钟。

        设置好闹钟后,他将手机一扔,把脑袋半裹在被子里睡觉。

        翌日清晨,白鹿在催命铃声的叫嚷下,艰难转醒,要说他困吧,其实这个时候已经睡足八小时了,但睡懒觉的生物钟已经形成,所以他起床起得很困难。

        好在,他知道自己的冒牌女友在外边等着,没有好意思再睡过去。

        关掉闹钟,白鹿打着呵欠爬起身来,踩着穿反了的拖鞋,揉着乱糟糟的头发,向着洗浴室走去。

        他是一个十分喜欢泡澡的人,所以,在买这间房子时特意挑了个大平方的洗手间,能容下洗衣机和浴缸的同时,还有很可观的空余空间,对于他来说,泡澡的美妙程度仅次于睡觉和美食。

        接近洗浴间门口时,白鹿看到里面亮着灯,不过门是来着的。

        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是陆霜节在里面,不过,既然没关门的话,应该没什么值得回避的吧。

        想了想,白鹿往前走了几步,先是瞄了一眼马桶的方向,没人。

        于是他终于大着胆子,来到了门口,便看到,清秀可人的少女站在颇具科技感的车车上,正抱着一条淡粉色的毛巾,在脑袋上轻轻揉搓着,吸走她头发上的水珠。

        那刚刚洗过的俏脸红扑扑的,透露着明亮感,没有一点暗色,这样细腻而有光泽的皮肤,也只有在极少数人身上才能见到了。

        一身雅致而宽松的米白色睡衣软软的搭在女孩的身上,不经意间,衬托出了女孩那颇有规模的身材,暖黄色的灯光打上,使得这样的打扮更加诱人。

        洗面池里的水仍冒着热气,腾得镜子有些发雾,导致陆霜节看镜子时需要微微眯眼才能看清楚。

        这样的举动,简直就像小猫一样。

        察觉到门口的响动之后,女孩警觉的扭过头,眼睛还是眯着的状态,看起来奶凶奶凶的。

        但当她看到来人后,神情便又一下子舒缓下来,露出一抹轻快的笑意:“你醒啦,早上好啊!”

        “嗯,早上好。”白鹿有点不自然的应了一声。

        一觉醒来就和人打招呼,让他有些不习惯。

        “我洗完了,你来洗吧!”陆霜节擦干头发,将毛巾搭回架子上后,贴心的让出了位置,笑道,“我们要快点哦,说不定还能看到太阳初升的那一幕呢。”

        “由此可见,我起得是有多么早了。”白鹿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表面上则点点头。

        来到洗面池前,他将手伸到水底放水,却是被热水烫得缩了下手。

        倒不是说水有多烫,而是水温比他预料中的要高许多。

        白鹿不由问道:“霜节,你喜欢用烫水洗漱?”

        “是啊,水热点洗起来舒服。”一旁正用吹风机细细吹着头发的女孩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但是我真的觉得很烫啊。”白鹿心中暗暗嘀咕,同时也明白了人和人的体质是不可以一概而论的。

        哗啦啦的放完水后,他开始接属于自己的温度适中的水。

        他是那种在除泡澡外的洗漱上特别图方便的类型,洗头时就顺便洗了脸,不过哪怕他从不护肤,皮肤也依旧细腻,既不干燥,也不起痘,这大概也是体质的原因吧。

        再刷过牙后,他从陆霜节的手里接过吹风机吹干头发,整个人终于变得精神了许多。

        洗漱过后,两人便回到各自的房间,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今天的气温仍旧不容乐观,更何况是还是清晨,为避免冻着,白鹿穿了一身比较厚实的运动衣。

        陆霜节的话,仍是昨天的那件连衣裙,不过额外披了层小坎肩,戴了顶贝雷帽。

        外出时,女孩换乘上了最便携的可折叠轮椅,俏脸上洋溢着喜悦。

        “你就这么喜欢逛公园吗?”白鹿看着一脸兴奋的少女,问道。

        “是啊是啊!”陆霜节猛的点点头,“外面的景色可比家里好多了,姐姐工作忙没时间陪我,我都好久没出去逛了。”

        “嗯,那出发吧。”白鹿笑了笑,推着轮椅出了门,“这次你来当导游,你说哪里好玩,我们就去哪里。”

        “那你可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陆霜节毫不谦虚的接下了这差事。

        来到社区外后,白鹿暂且歇下脚步,哈出一口白气,搓着手,开始适应着外界的寒冷。

        此时天还没有大亮,天边的太阳也仅仅冒出了一丝红光,街道上没什么人,只有几家饭店刚刚推起卷帘门。

        两人四下望了望,问一家刚开门的早点店买了两个带着点霉斑的隔夜馒头,准备去喂野鸭。

        买到馒头后,他们正式出发,陆霜节指路,白鹿推着她往前跑,没一会就跑进了依河而建的公园里。

        要说这些公园叫个什么名字吧,静山市人其实都不知道,反正,公园就是公园呗。

        街道上冷清,但没想到公园里居然已经有了不少人气,老大爷在打太极拳,大妈们在打羽毛球,稍微年轻点的还有在跑步的。

        路过这些特别有精神头的老人时,陆霜节还很娴熟的跟他们打招呼,老人们也热情的回应了。

        也不知道这姑娘是怎么交到这些忘年交的。

        穿行在铺满鹅卵石的崎岖小路上,两侧是莺莺燕燕的花朵,以及叫得极为欢快的鸟儿们,正如陆霜节所说,湿润的空气中,充满了花香与树香。

        白鹿看着这生机勃勃的花草树木,鼻子不由自主的耸动,贪婪的嗅着香气,不得不承认,有些东西隔着屏幕是感受不真切的,陆霜节的话不无道理。

        穿过小路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了河岸边的公园走廊,没有了树木的遮挡,视野豁然开朗起来。

        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条蜿蜒无尽头的大河,河水泛着淡淡青色,顺流而下,河道有高低坡时,水流就狠狠从高处砸到底,溅起浓郁的水汽,因此,周围的空气比刚才更湿润了些,还带着一股水草的气味。

        那轮刚才还只是一条线的金日,不直何时冒出了大半个脑袋,薄薄的金纱,就这么毫无阻碍的披在了两人的身上。

        白鹿望着那与大河交相辉映的太阳,有点被这样壮丽的景色震撼到了。

        “怎么样怎么样?景色果然很漂亮吧!”陆霜节拽了拽白鹿的衣角,有些得意的问道。

        “嗯,确实很漂亮。”白鹿轻声回答道。

        顿了顿,他才补充道:“稍微比睡懒觉……强那么一点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