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女友有别于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出招了!

第二十四章:出招了!

        看着少女似模似样的模仿着大叔的扮相,白鹿抬起手,做出一副思考的模样,用食指指节抵住嘴唇,强行压制着疯狂上扬是嘴角。

        不行了,这姑娘果然有那么一点点可爱啊。

        “总之,白鹿你就放心吧,我可不是那种社会经验为零的温室花朵。”陆霜节笑着道,“我姐刚参加工作那会,天天下班回家跟我发牢骚,讲每天发生的各种职场中的琐事。

        我听了都快有两年了,职场关系,以及很多社会现象,我都是懂的。”

        白鹿闻言,了然的点点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他就不用担心对方被骗子骗的可能性了。

        “那好,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安排就行。”他说道,“对了,要不要再看看彩蛋章那边的评论?”

        “要看要看!”陆霜节闻言,顿时兴致高涨起来,如小鸡啄米般点着脑袋。

        白鹿笑了笑,在电脑上点开自己的书,翻到彩蛋章的那页。

        同样是那几张立绘的其中之一,但不同的是,这页立绘上面,已经彻底被雪白的弹幕淹没,几乎看不清楚画的到底是什么内容了。

        这满屏的弹幕,在视觉观感上远比那一串串的文字泡要带劲得多,哪怕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两人还是被这副场景震撼了一下。

        而弹幕的内容呢,基本就和书友群里没什么太大区别。

        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众书友的弹幕后,陆霜节满意的点点头,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你的插画果然是大成功了!不管在哪都饱受好评。”白鹿笑道。

        “嘿嘿,也多亏了你有渠道,不然我的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进大众视野呢。”陆霜节笑着道,“酒香也怕巷子深,没有你的推广,在最初期的时候哪能有这么顺利。”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有好内容却没人看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绝大多数人都看不到。

        这时候,一个好的推广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就像现在,看白鹿小说的书友们,基本上全都知道了作者「白鹿为霜」有一个很厉害的画师朋友。

        等陆霜节想好艺名,正式出道后,这些人都有转化成她粉丝的潜质。

        而这些资源,都是白鹿无偿帮助自己而凭空得来的。但是,如果真将这一切都当做理所当然的话,那她就真是大笨蛋了。

        “没关系,只是举手之劳而……”就在白鹿想要客套两句时,忽然,电脑桌上的手机嗡嗡嗡的震了起来。

        两人同时将目光看向手机的方向,看清楚了来电显示的联系人。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妈。

        “你妈妈又打电话过来了,这次她会让你做什么?”陆霜节小声问道。

        “还能有什么事,肯定跟我们两个有关。”白鹿脸色变得有些严肃,对于这一天的到来,他倒是早已有了准备,妹妹白霜给他争取了半个月的时间,如今他终于是要直面自己这位霸道的母亲了。

        他按下免提键,接通了电话。

        “喂?”白鹿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对面随即传来了一道清冷的中年女性声音:“小鹿,你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明天?”白鹿眨眨眼睛,看了看日期,没什么特殊的啊,他认真的思索了一番,最终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只好实话实说,“不知道。”

        一旁的陆霜节心中暗道要糟。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的语气明显带了些怒意:“我上个月没跟你提过吗?明天,是张远结婚的日子。难道你连张远都不记得了吗?”

        张远……白鹿终于反应过来,原来那小子要结婚了啊,他还真给忘了。

        母亲所说的这个人,其实是他小时候的玩伴,同时也是他的小学同学兼邻居,当年,两人几乎形影不离。

        而对白鹿来说,张远从来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不仅成绩好,情商高,性格好,长得还讨人喜欢。

        相比之下,白鹿就逊色了不少,不过当时他还小,没有太在意这些对比,和张远关系一直很好。

        直到在他们俩刚升上不同初中不久的时候,张远一家搬了家,两人没时间打交道,关系才淡了下来。

        但是他们两家的大人倒是一直没有断过关系,母亲和张远母亲是要好的朋友,他也是从母亲口中得知,自己这位小时候的朋友在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法院工作。

        虽然不知道张远在法院里具体是什么职位,但进去就相当于抱上了铁饭碗,可以说,张远就是被所有人认可的成功人士,社会精英。

        当然,白鹿也不羡慕就是了。

        母亲的确是在前段时间提过他要结婚的事,他忘了确实该怪他自己。

        想到这里,白鹿觉得有些理亏,小声道:“他在哪办婚宴,我明天过去。”

        “金云主题酒店。”电话那头说道。

        “我猜也是。”白鹿挑了挑眉,这酒店算是市里屈指可数的可以包办高端婚宴的酒店了,据说每桌的价格在一千七左右。

        真不愧是成功人士。

        “知道了,明天我会过去的。”他说道。

        “只有你一个人吗?”电话那头问道。

        “是啊,有什么问题……”白鹿说到这里,话语一下子顿住,心中一沉。

        只听电话那头用冷嘲热讽的口气说道:“你不是刚交了女朋友么,留她一个人在家合适吗?不如叫上她一起来参加张远的婚礼吧。”

        又在阴阳怪气了!白鹿深吸一口气,只当没听到:“霜节又不认识张远,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

        “还要我亲自过去请你们吗?明天一起去!没得商量。”电话那头的语气顿时严厉起来,说完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看着自动退出的通话页面,白鹿气得牙痒痒,有种强烈的想要摔手机的冲动!

        又来了,这个霸道的女人又想要支配他的生活了!真是越想越气!

        “别生气了,白鹿。”陆霜节劝导道,“你不如往好的方向想一想,或许,以参加婚礼的形式去见你的母亲,才是我们与她最好的见面方式呢。”

        闻言,白鹿愣了一下,对啊,女孩说得有道理,在大庭广众中的话,母亲就是想干什么,也肯定放不开手脚,对她俩反而更有利。

        “正所谓,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嘛,迟早都会见面的。”陆霜节笑道,“对了,你妈妈的名字叫什么?方便告诉我吗?”

        “董丹霞。”白鹿说道,“这就是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