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女友有别于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见面

第二十六章:见面

        “我们坐哪?”白鹿看了看还没有上人的宴会厅,问向他们三人中辈分最高的姐姐。

        陆夏竹摸了摸下巴,神情认真:“在哪里停下,自然就在哪里坐着,我们就坐这里,谁来了也赶不走我们。”

        “为什么会有被赶走的可能性啊?”白鹿心中吐槽。

        他看了一下这桌的位置,位于t台末端的左侧,过会新娘子会站在这一块举行仪式,倒也是个好位置。

        既然如此,白鹿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点点头。

        因为宴会持续时间会很久的缘故,在陆霜节的要求下,白鹿带着她提前上了趟厕所。

        明明是个有名的酒店,但这地方不知为什么厕所与地面莫名的有个台阶,连无障碍通道都没有。

        没办法之下,白鹿只好把假女朋友连轮椅带人直接抱了上去,洗手台边等着她出来后,又把她给抱下去,幸好白鹿时常健身,要是个文弱书生的话,还真不一定能抱得动。

        再回到座位后,陆霜节转移到正常座椅上,将轮椅折叠起来,挨着t台放好。

        三人就这样坐在一起,等待宴会的正式开始。

        等了一会,陆夏竹有点闲不住:“白鹿,帮我们整点花生瓜子去呗,我看见收礼台上有很多呢。”

        白鹿眨眨眼睛,很想问问女医生自己的事情为什么不自己做,但他很快又想到自己现在是个妹夫的身份,不适合说这话,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要了一堆糖果花生过来。

        陆夏竹乐呵呵的磕起了这些小零嘴,也不知道她现在吃这么多,待会还能不能吃得下饭。

        虽然女医生这么悠闲,但白鹿和陆霜节却丝毫不敢放松,吃饭事小,应付他的那位母亲事大。

        一想到待会就会跟母亲见面,白鹿心里不免的紧张起来,想要做些更多的准备,于是想和陆夏竹说说具体情况。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高跟鞋踩地的踏踏声自大厅的走廊处传来。

        这熟悉的脚步声,听得白鹿心头一紧,下意识的扭头,向走廊方向看去。

        便看到,一名身材窈窕,烫着一头深棕色长卷发,戴着墨镜,穿着时尚的高挑女性跟一位穿着喜庆的中年女子并肩向着大厅内走来。

        来到大厅门口后,高挑女子顿住脚步,微微侧头,看向扶着椅背注视他的白鹿。

        她抬起手,将墨镜推向额头,露出了保养极好的姣好面孔。

        一双细长,充满压迫力的狐狸眼毫不避让的与白鹿对视,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这名女性的气场很强,几乎夺走了身旁那位身为新郎母亲,本应该是婚宴主事人的光辉。

        白鹿身旁的陆霜节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顺着前者的目光看去,注意到那位看长相像是刚刚三十岁的女性后,有些吃惊的张了张嘴。

        虽然不是特别确定,但女孩有种感觉,这位女性就是白鹿的母亲,毕竟,两者的长相有许多相似点。

        比如眼型,唇型这些。当然,白鹿的眼睛并非纯粹的狐狸眼,要更圆润些,这就让他和她母亲的眼神有了翻天覆地的差别。显得十分亲善。

        不过,董阿姨为什么大阴天的还戴墨镜?不怕走路拌到脚吗?

        另一边,新郎母亲注意到了朋友的异样,问了下情况。

        董丹霞低下头,与对方小声耳语了几句,然后告别对方,朝着白鹿这桌走来。

        “过来了!朝我们走过来了!”白鹿一手捏着椅背,另一手紧攥成拳,身体都变得有些紧绷。

        从小,他就对自己这位十分霸道的母亲感到不满,现在她过来找自己麻烦,白鹿怎么能不紧张?

        就在他全神贯注的紧绷神经,努力想在气势上不落下风时,一只冰凉的小手忽然贴在了白鹿的手背上,轻轻捏了捏他那紧攥的拳头。

        似乎是感受到手的主人的心意般,白鹿的拳头顿时舒缓开来。

        那只软软的小手顿时变得霸道起来,见缝插针般的钻入白鹿的手心之中,与他紧紧相握。

        感受着手中冰凉的触感,白鹿心里忽然稍稍平静了一些。

        是啊,面对母亲的人不仅仅是自己,还有陆霜节,作为他坚定的盟友,她会永远站在自己这一边。

        有人能够依靠,是一件让人非常安心的事情,能够让他冷静下来思考。

        对的,对方只不过是自己的母亲,她能把他怎么样?自己现在的这份紧张感,倒不如说是许久与对方不相见而积压出来的。

        “为什么要紧张?我又没做错什么?”白鹿心中责问着自己,伴随着这样的自我反省,他呼吸逐渐平稳,肌肉不再紧绷,整个人终于放松下来。

        他转过头,不去看一步步走近的母亲,主动握紧那只小手,用手上的体温驱散着她的冰冷。

        “还紧张吗?”女孩轻声问道。

        “不紧张了。”白鹿答道。

        这时,他旁边的椅子忽然被抽开,修长的美腿跨到椅子前方,随即,对方整个人坐到白鹿身边,将手提包款款放在腿上。

        董丹霞将墨镜摘下,挂在胸口的衣领上,没有说话。

        白鹿和陆霜节自然也不会主动开口,空气陷入一阵沉静。

        哦,也不算特别静,毕竟身边还有个大心脏的在那磕瓜子呢。

        然而,嗑瓜子的声音却也很快弱了下来。

        倒不是陆夏竹真的意识到了气氛不对,她还没那么精明,她只是注意到这桌来新人了。

        女医生伸出脑袋,视线避开妹妹和白鹿,看向另一边的董丹霞。

        她看了看后者的面孔,又看了看白鹿的模样,再结合对方有空位不坐,非要往这边挤的行为,顿时有了猜测。

        “你是白鹿的姐姐吧,你好啊!”陆夏竹十分自来熟的说道,“我叫陆夏竹,霜节的姐姐。”

        闻言,白鹿身形无力的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他有些搞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觉得陆夏竹是可靠的帮手呢?

        董丹霞听到这话,也是不由的一愣,但仔细想想,这话在某种程度上是在夸她年轻吧。

        想到这里,她笑了笑:“小姑娘嘴真甜,不过我要纠正一下,我是白鹿的妈妈哦。”

        “哦,是嘛,看起来可真够年轻的。对不起啊。”陆夏竹摸了摸头,觉得有些尴尬。

        “没事。”董丹霞笑道,“要是被你们一眼认出来是个阿姨的话,我就要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