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六渡之逆斩苍穹 > 第五百九十八章 风月楼
看着后方恭敬有礼的老者,斗笠男子抬手摘下了头上的斗笠,露出了一张俊逸的脸庞,却正是杨宇!

    “天池道友不必多礼!”

    后方被杨宇一路引来的自然便是自上古药王冢后便一直没有再见过面的天池老人。

    只是有所不同的是,如今的后者从肉身散发的死气却是比之在药王冢中之中更加的浓重了几分,显然他若是再无法晋阶真火境的话,恐怕这寿元还真的是不太多了!

    见对方果然就是杨宇,天池老人的面色先是一喜,但旋即却又是变得灰暗了下来。

    “老朽未能履行与公子的约定,实在是有些无颜相见公子了!”

    “唉!”

    杨宇听天池这般一说,也是明白他所指的乃是二人当日在药王冢中约定在紫阳宗见面之事,当下不由轻叹一声道:“谁也不会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步田地,所以这倒也是怪不得你。

    只是不知你为何又会来到这泽荒洲来?”

    天池老人闻言也是目露凄苦之色,显然他这些日子过的也是并不怎么顺心。

    原来,天池老人在经历了岳松策划的释放青华大魔王等一系烈的事件之后,便与其他南炎洲精锐一并被末代药王药虚子的一缕残魂施法传送出了药王冢。

    只是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他才一离开药王冢便是被早已等在那的五大超级宗门的人给盯上,尤其是其中势力最为强大的青云宗更是对他表现出了相当的不满,直言要将其抓捕归案协助调查门下精英弟子遇害一事。

    天池老人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何会如此行事,但凭借着数百年行走江湖的经验判断此事必然不会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当下只得拼着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得已逃出青云宗门人的抓捕。

    但如此一来,他也算是彻底的得罪了青云宗,想要安然的在南炎洲呆着是没有丁点儿可能了!

    千辛万苦的暂时摆脱了青云宗的追杀之后,天池老人本想悄悄的潜到紫阳宗附近等待杨宇。可一番打探之下却是发现紫阳宗如今的情况也是相当的堪忧,就更遑论保护他这个外人了。

    没有办法,天池老人为了活命只得一路向西逃到了这鱼龙混杂的泽荒洲,打算借助此地的地势以及混杂的社会环境避开青云宗的追杀。

    不得不说他的打算还算明智,在到达了泽荒洲后他的确是暂时的安全了一些。

    只是由于这段时间为了摆脱追杀,他迫不得已之下动用了数次保命的底牌,耗损了不少的生机,从而使得他本就不多的寿元更加以匮乏,只怕是撑不了几年了!

    听了天池老人的讲述,杨宇也是不免心中有些愧疚。天池老人之所以会和青云宗结下梁子,大部分原因乃是为了自己。如今前者落到这步田地,自己或多或少也是有着一些责任。

    因此,杨宇在略做思忖之后,心念一动之下自储物袋内取出了一只寸许高的白玉小瓶递给了天池老人。

    “天池道友沦落至此,多是丁某之责。这是三粒松鹤固元丹,想来能够增加一些你的寿元,你暂且将其收下。”

    随后,他又是取出一块人头大小的天焰火灵晶递到天池老人面前接着道:“另外,有了这块火灵晶的辅助,道友突破到真火境的机率应当会大大提升吧!”

    天池老人虽然早就知道杨宇手中有天焰火灵晶的存在,可却万万也没有想到后者会如此的大方,一出手就给了自己如此巨大的一块。惊喜之余竟是显得有些拘谨,以至于都没敢伸手去接。

    “这,这,老朽自知并未帮上公子什么,如此厚赐实在是……”天池老人卡在真火境的门槛处实在太久,这天焰火灵晶无异于他打开希望之门的一把钥匙。

    如今苦盼多年的东西就这般轻易的摆在了眼前,又怎能不令他激动万分?但越是如此,他越是明白此物的珍贵,所以在看向杨宇毫不犹豫的送给自己之时,心情也是格外的复杂。

    “这本就是丁某应承道友之物,天池道友也就不必客气了!”杨宇将天池的表现看在眼中,亦是不由暗自点头。

    人最难抵御的便是内心的欲望,而天池老人能够在极度迫切的情况下还能对于这对其几乎等同于救命稻香的天焰火灵晶表现出这般的控制力,不得不说其心性的不凡。

    天池老人见杨宇只说送给自己天焰火灵晶,而绝口不提自己认主之事,也是心存感激。但他却也是重诺之人,又岂能在这等事情面前装糊涂?

    当即也是再不迟疑的单膝点地跪拜了下去:“公子赠晶恩同再造,周大奎此番若是不死甘愿追随公子身侧,以效犬马之能!”

    杨宇见天池老人如此,目中不由闪过一丝赞许之色。当即俯身将其搀扶而起后坦然的一笑道:“当日之约不过是一句玩笑而己,道友不必当真。这火灵晶虽然珍贵,但于我却是无用,只当是与道友结个善缘吧!”

    “不可!”

    然而杨宇此言一出,天池老人却是断然拒绝道:“人无信而不立,周某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知信义廉耻。

    所以公子若是拒收老朽为奴,周某纵是就此陨落也是不敢收受公子的好处!”

    杨宇见天池如此执着,也是不由有些动容。当即只得轻叹一声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此事周某主意已定,公子也就不必再劝了!”天池老人正色道。

    “好吧,那就依你所言。只是如今我还有事,不便带你同行。你且先寻处安身,待得他日我事毕之后再来寻你!”杨宇心念一动的这般说道。

    天池老于事故,又岂会看不出杨宇乃是故意推拖?本欲说些什么,可转念一想自身这特殊的情况也便没有继续争辩,只是向着杨宇微一躬身道:“老朽也知公子乃是成大事的人,以我如今的状态也是无法帮到公子太多,所以也便暂不拖累公子了!

    只是公子但放宽心,只要此番老朽突破成功,他日我周大奎必定为公子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如此甚好,那丁某便先行一步了!”杨宇见天池同意,也便不再赘言,翻手丢给对方一块用于日后联系的玉牌之后,便是直接向着来时的方向折返了回去。

    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杨宇身影消失良久之后,天池老人方才轻叹一声后收回了目光。继而选择了与杨宇截然相反的方向向着泽荒洲深外飞掠而去。

    杨宇一边飞行一边想着今日巧遇天池老人之事,他心中也是觉到有些巧合。

    这天池老人总体来说给他的感觉尚还不错,用一块天焰火灵晶拉拢一下倒也是非常的值得,说不定日后还真能中上一些用处。

    只是如今他急于去寻玉氏姐妹与龙啸天等人,带上天池却是多有不便。因此,他索性让其先去自行突破瓶颈,一方面避免了暴露两宗藏身的地点,另一方面也是解决了天池的当务之急!

    如此思忖之间杨宇便是再次返回到了青月龙坊市的外围区域,坊市中零零落落的建筑已然是遥遥在望。

    “一别数月,不知柔儿她们可都安稳的到达了目的地呀!”一想到马上就要到达之前与龙啸天等人约好的见面地点,杨宇心中亦是不免生出了几分近乡情怯的感觉。

    如此又是心情复杂的行了一阵,杨宇已然是再次来到了青蒙阁所属的风月楼中。只不过与之前进入酒楼不同的是,此次他早已是重新换上了一身雪白的长袍,并配上了一张神情木讷的白银面具。

    杨宇才一进入风月楼披红挂彩的大门,一股浓郁的脂粉香风便是迎闻扑来,令得杨宇不由眉头微微一蹙。

    只是还未等他做出其他的反应,一个体态臃肿但却浓妆艳抹的中年妇人便是甩动着满身的肥肉迎了上来,显然便是这风月楼的老鸨。

    “哟,我说这位大爷,你可是许久都没有来关照奴家的生意了呢!”

    杨宇虽两世为人,但于这种风月之地却是并没有多少了解。因此,在老鸨这独俱特色的招乎之下竟是不由微微一怔。

    可就是这稍稍的一点迟疑,却是被那肥胖老鸨一丝不落的看在了眼里,桃花一般的目光顿时闪过了一丝狡黠的神色。

    “看这装扮只倒是来了个老油条,谁知竟还是个未经风月的雏鸟,看来今日又要发上一笔小财了!”肥妇久在风尘,故此看人倒也是有了几分准头。

    “这位爷,不知你这次来是早有相好的姑娘,还是打算另寻几位红颜知己呀?”肥妇故做姿态的理了理鬓边梳的油亮的发丝,这般试探道。

    杨宇虽然不太明白这风月场中的道道,可眼里却是不下沙子,肥妇神色间的细微变化同样也是被他看在眼中。当即也是不动声色的淡然开口道:“听闻贵楼的雅黛姑娘琴技无双,今日特来一饱耳福,不知鸨母可否行个方便?”

    “噢,原来是找雅黛丫头的呀,那可能就要让大爷您失望了!”一听说杨宇是来听雅黛弹琴,那肥胖老鸨的大脸之上立刻现出了一副为难的神色道。

    “怎么,莫非是雅黛姑娘不在楼中?”杨宇闻言冷声问道。

    “这倒也不是,只是雅黛丫头今日身子不适,恐怕是……”肥妇眼见杨宇话语变冷,莫名的心中一颤。只是她自许阅人无数,自是不会就此放过这个主动送上门来的菜鸟金主。

    只是他话语还未说完,对面的杨宇却是冷哼一声的抛过了一袋子灵玉打断了她的话语。

    肥胖老鸨还欲再说些什么,可神识只是在下方灵玉袋子上微微一扫,便是立刻换上了一副喜出望外的神色!

    “没问题,没问题!公子尽管放心,一切都包在奴家身上,奴家这就替大爷您叫雅黛丫头下来迎客!”

    “不敢劳烦姑娘亲迎,在下随鸨母一同上楼拜见即可。”杨宇不动声色的说道。

    “也好,也好!不想公子竟也是个急色之人,那就请移岁随奴家上楼吧!”肥妇媚笑两声的说了一句,便是转头向着不远处的楼梯走去。

    杨宇也不多言,只是迈步跟上,一路入目者皆是各色男子搂抱着一个个娇媚的女子调情亲昵,入耳者更均为淫词浪调、娇喘怪笑,令得他颇为的不适。

    好在他定力足够,又戴着一张神情木讷的白银面具,倒也是并不担心会露出什么马脚。